陈安林清晰记得 ,自己离开屋子的时候,东西都在床底下来着,怎么会?

    叮咚!

    这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江户安林君,你回来吗?”

    门外传来了女房东日比美谷的声音。

    陈安林开了门 ,只见日比美谷穿着丝绸睡衣,美腿尽数露在外面,“我听到你开门声,就知道你回来了。”

    “呃 ,美谷小姐,我家里是不是来什么人了?”

    “也没,我进去过。”

    “你进去过?”

    “嗯啊。”日比美谷有些不好意思,一想到陈安林居然是那种癖好 ,她非常感慨,这个年轻人 ,平日里一定憋得很难受吧 ?

    “你那些衣服,是我收拾的。”未等陈安林询问,日比美谷自己说明:“我是想着,那天晚上多亏了你,否则我的精神恐怕崩溃,所以特意来谢谢你,没想到你不在家。”

    我不在家你也不能就这么进来啊!

    陈安林内心无语,好在自己也没什么钱财,无所谓。

    “我心想着,你一个人在这里,挺难的 ,所以就自己进来了,想替你收拾收拾屋子,你不介意吧?”

    “呃,那些衣服原来是你收拾的。”

    日比美谷温柔点头:“其实你不用不好意思,像你这个年纪,正处于懵懂时期,其实也正常。”

    “其实,那些是误会,衣服都是我一个朋友的。”

    “我知道,我懂。”日比美谷微笑着点头。

    同时心中感慨道 :江户安林撒谎的样子好正点。

    “你怎么现在才回家,不嫌弃的话,去我家吃点吧 ?”

    陈安林摸了摸肚子,还真的有些饿了,于是就顺从的被日比美谷拉着去她家里。

    其实,两世为人的陈安林也看得出,日比美谷的邀请好像怪怪的,特别的热情。

    “也许,这里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吧,她老公死了,未亡人啊,可能现在一个人在家很害怕,身为男子汉大丈夫,有时候是要照顾一下 。”

    进了屋,陈安林随口说了一下今天办的事。

    在知道陈安林是被大河内邀请过去协助之后,日比美谷美眸更加惊讶。

    “你真利害 。”日比美谷看着陈安林吃着她做的寿司,满眼的小星星,继续道:“又帅又利害…………”

    “呃,还好啦。”

    情不自禁的,陈安林也看了日比美谷一眼 。

    这个女人三十出头,但保养的很好,皮肤一点都不输于二十岁少女。

    “美谷小姐,你丈夫死了,怎么不办葬礼 ?”陈安林岔开话题问道 。

    “尸体还在警方那里的停尸间呢,说是还要检查,过几天会办的,哎,这几天,这里太恐怖了,我一个人真的太害怕了。”

    对此,陈安林也很同情,“你们结婚这么多年 ,还没小孩吗?”

    “嗯啊 ,没呢,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

    “好吧。”

    陈安林继续吃东西,说实话,面前的寿司,其实不怎么好吃。

    以前他就奇怪,寿司其实不就是用海苔片包一个饭团么,换个叫寿司的名字,这食物身价就暴涨,也太奇怪了。

    吃了几个寿司之后,陈安林吃饱了。

    “要不你晚上住这里吧,我一个人太害怕了。”

    日比美谷请求说道。

    “那……行吧。”

    说真的,这里无论是设施还是床铺,都要比自己租的地方好太多,住这里舒服。

    陈安林同意了 。

    不过他也暗暗决定,日比美谷要是对他有任何想法,他一定要严厉拒绝,并且告诉她这是不好的 。

    好在日比美谷也没有怎么样,毕竟她丈夫刚刚死,胆子再大,也不敢怎么样吧?

    “安林君,晚上你就住我隔壁吧,有什么事,一定要叫我啊。”

    “那是一定的。”

    这一晚,陈安林睡得很香。

    舒服的环境睡得就是舒服,一觉睡到大天亮 。

    不过老是睡别人家的屋子,总归不太合适。

    陈安林始终提醒自己,自己要多多寻找恶灵 ,这才是王道。

    而且住在别人家里很不方便,特别是接下来还要制作一些符纸之类。

    于是,当天陈安林便将自己房租全部交清。

    随后开始收拾屋子。

    有了大河内队长给的钱,陈安林买了新衣服,新被子,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

    大概晚上的时候,终于弄得差不多了,陈安林拿出手机,搜索关于死亡录像带的事 。

    这次其中一个任务,是解决午夜凶铃事件。

    这部影片在国际上名气很大,不知道多少鬼片致敬过这部影片。

    影片讲述的是一部老录像带在民间流传,凡是看过录像带的人,在7天之后都会被怨灵找上。

    这个怨灵,就是山村贞子。

    山村贞子来历复杂,根据影片中的讲解,贞子的母亲有特异功能,拥有念力。

    之后去了海边 ,见到了海里出来的恶魔,之后贞子母亲有了身孕,生出了贞子。

    因此严格来说,贞子是人和海里恶魔结合的混血 。

    她继承了母亲的念力力量,也继承了海里恶魔的邪恶力量。

    她有两副面孔。

    一个贞子很可爱,很善良,不忍心伤害任何人。

    另一个贞子邪恶无比,她想要杀死所有对她不尊重的人。

    之后,由于作恶贞子做的坏事越来越多,很多人都知道了,他们冲到贞子家中,他们杀死了善良的贞子。

    正当他们都以为,贞子已经死了之后 ,邪恶的贞子出现了,她杀死了所有人。

    最后回到家,邪恶贞子被她的继父扔到了井里,就此,贞子的怨灵围绕在那口古井,久久不散。

    回忆着影片剧情,陈安林嘀咕道:“午夜凶铃一共有三部,每一部横跨不少时间 ,这一切的起源,在于那盘录像带。”

    其实在看影片的时候 ,有一点陈安林很可惜,因为那盘录像带不知是怎么流传出去的 ,严格来说,午夜凶铃虽然吓人,但里面有不少BUG,槽点不少。

    搜索了一下杀人录像带,可惜的是 ,网络上并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

    “下次问一下大河内!”

    陈安林打定主意。

    “叮铃铃…………”

    这时候,手机响了。

    陈安林看了一下,是陌生号码 。

    “米西米西。”

    接了电话,陈安林发现对方是熟人,酒井橘原。

    因为他救了这个神社传人,恢复了阳气的酒井橘原于是打来电话,询问一些关于他的情况 。

    正好,陈安林没吃饭 。

    听到酒井橘原约他出去,陈安林大喜,省下一顿饭了 。

    半个小时后,酒井橘原的车已经停在楼下。

    “你住这里啊,这小区还不错哦,就是里面房间小了点。”酒井橘原看到陈安林下楼,笑着打招呼。

    “你来过?”

    “嗯啊,两年前,这里闹鬼,我过来处理过。”

    “后来呢?”

    “当然被我解决了。”

    酒井橘原笑了笑,酒窝很深,看起来蛮可爱。

    “上车吧,你救了我,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请你吃饭。”

    “正好没吃饭。”

    陈安林摸了摸肚子,暗道不用自己含沙射影疯狂提示了。

    这个女孩子还是挺豪爽的,目测不缺钱,搞不好可以问问她有没有关于怨灵的事,自己可以帮忙。

    而酒井橘原心中也打着自己的小九九。

    连自己都对付不了的怨灵,却被面前这个小哥哥解决了。

    这说明了,面前的小和尚法力高强,自己若是和他搞好关系,一来可以询问他是出自哪门哪派。

    二来,自己出来历练,实在是危机重重,以后可以让他来帮忙。

    反正神社师父说了,自己解决一桩事情,就是大功一件,奖励不少,我自己解决和小和尚解决,都一样吧。

    反正没人知道。

    顶多到时候给点小和尚一点好处便是。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不知道小和尚同意不。

    陈安林原本以为,自己救了酒井橘原,她怎么也要请自己吃顿好的吧?

    没想到,直接带他来一家烧烤店,烤的东西还不多,就点了六个串,然后就是一大扎啤酒。

    就这?

    陈安林摸了摸肚子,这空肚子喝啤酒,真心吃不习惯。

    “安林桑,别客气,吃吧 。”

    酒井橘原脸红扑扑的,坐在陈安林对面。

    说着,她拿起一串烤牛肉 。

    不得不说,这烧烤虽然只有六串,但每一串量很大。

    哎 ,既来之则安之 ,就尝尝吧。

    打着这个主意,陈安林吃了下去。

    味道还不错,咬下去之后,油水‘噗嗤’一声,迸发出来。

    “干杯。”

    酒井橘原看起来挺喜欢喝酒,吃了一个串之后,就举杯干杯 。

    陈安林点点头,两个人开始喝酒。

    这里的酒杯很大个,一扎啤的啤酒只能倒两杯。

    一口闷掉之后,又来了一扎啤。

    陈安林都看呆了,这里喝酒这么喝的?

    “来来,别客气,吃呀。”

    陈安林摸了摸肚子,有些无语。

    肚子里只剩下酒了。

    好不容易吃好了东西,陈安林想着待会自己出去吃碗拉面吧,填填肚子再说。

    没想到酒井橘原站起身,摸了摸肚子道:“好,下一站。”

    “下一站?”

    “嗯啊,这里只是第一站啊。”酒井橘原眨了眨眼睛,奇怪道:“你该不会认为,我请你吃饭,就吃这里一顿吧?”

    “难道还有吃的?”陈安林道。

    “当然了,这才是对你重视,大家的待客之道。”

    陈安林心中一动,原主的记忆出现了一些 。

    好像,岛国人请客就是这样,每家店吃一点,品尝美食。

    而不是像华国,满满一桌子菜,不会瞎跑。

    之前他没想起来,是因为原主太孤单了,平日里哪有人请他吃饭啊,所以自己也不太了解。

    陈安林笑道:“客气了,其实随便吃点,比如拉面什么的就可以了。”

    “这怎么行,下一站我都想好了,就对面,吃点刺身吧。”

    “呃……”

    看到酒井橘原都出去了,陈安林只能跟出去。

    点了两盘刺身和两个寿司,又点了一扎啤酒,两个人继续喝了起来。

    这时候,酒井橘原眼珠子一转,心中暗道:“小和尚应该喝得差不多了吧!应该可以问他一些事情了。”

    喝了一大口酒之后,酒井橘原笑眯眯道:“听大河内队长说,你挺利害啊,把净明寺那边的怨灵都解决了。”

    “啊,你说的是左川一夫?”

    “对对,就是那个食人魔,我去过那个村子,在净明寺外面,我就感觉到那里怨气很重,我原本是打算年底的时候,拿我神社里面的法宝去对付的。”

    酒井橘原一脸认真说道。

    “你这个应该也是有师父的吧?为什么他们不出手?”

    酒井橘原道:“他们年纪大了啊,其实我没有父母,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人抛弃,幸好师父捡到了我,她说我天生就有慧根,还能视怨灵,是个好苗子,就把我收养了。”

    “原来如此。”

    “说完了我 ,你呢?你佛力这么利害,一定有很利害的师父吧 ?说说呗,搞不好我师父认识 ,师父在我小时候就说过,她年轻的时候 ,和好几个高僧合作过,一起斩妖除魔呢 。”

    陈安林摇头感慨:“可惜,这个世上还是有这么多怨灵。”

    “这也没办法的啦,世间不平之事太多,就是让神来管,都管不过来,所以师父说了,大家除灵,一为苍生,二为修炼,其实我也明白她的意思,是修炼的同时,顺带着为苍生罢了。”

    这个女生倒是挺直爽的,道出了她降妖除魔的精髓。

    而不像一些人,口口声声说什么我是为了天下苍生,背地里还不是想要增长自己修为。

    呃…………好像说的就是我自己 ?

    陈安林自我吐槽了一下,然后说明:“其实我师父早就坐化了。”

    “坐化了?死了?”

    “不错。”陈安林随口回道:“我师父年纪大了,早已经西去。”

    “叫什么名字啊?”

    “法号南播万。”

    酒井橘原脑子里回忆了一下,发现好像没听说过这号人。

    “可能是哪个疙瘩角落里的高人吧。”

    这个世界的高人太多了,很多人隐藏在暗处,只有遇到妖魔鬼怪的时候才会出手,她没听说过也正常。

    “对了,你抓过多少怨灵啊?”陈安林有心打探一下消息。

    “蛮多的。”

    酒井橘原年纪不大,所以有心吹嘘一番,这正合陈安林的意。

    于是,酒井橘原说了自己一些辉煌往事 。

    什么对付过村庄恶灵 ,古宅邪祟,大厦闹鬼。

    “上次大厦对付那个女鬼,真的是意外,我进入电梯之后,没想到那鬼这么狡诈 ,让我进入了鬼打墙,我从电梯出来走了很久,都没走出去,阳气就这么被吸干了 ,要是正面交战,我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也许是喝多了 ,酒井橘原不服气的说着上次被女鬼吊打的那一幕。

    陈安林能说什么呢?

    他当然是配合的点头:“对,你是对的 。”

    “其实平时我很利害的,就是遇到鬼打墙,我有时候会看不清,可能和我是个路痴有关吧,我平时走路都认不得路 。”

    “哦 。”

    虽然陈安林话很少,但酒井橘原不觉得,“不过我师父知道我的事情之后 ,给我眼睛开了光 ,随着我法力继续成长,以后遇到这些都不是事 。”

    “开光 。”

    陈安林心中一动,他本以为开光只是佛家的事,没想到神社也有。

    “能给任何东西开光吗?”陈安林问道。

    酒井橘原回道:“理论上可以,不过也要看一件物品的品质,以及本身开光者的法力。”

    “那你能不能开光 ?”

    对开光这门技术,陈安林挺感兴趣的。

    若是酒井橘原在他面前演示一遍如何开光,自己完全可以学会。

    “我当然能开光了。”

    酒井橘原挺了挺胸膛,神色傲娇。

    看来她真的是有些喝多了。

    而后,她起身拍了拍肚子:“吃好了,下一站 。”

    “其实我觉得,在一个地方吃好就行了,喝多了大马路上跑不方便。”

    “不行,这可不是大家的待客之道,走走走,下一站我看好了 ,咱们吃鲸鱼肉,那一家的鲸鱼肉很正宗的,很好吃。”

    无奈,陈安林看酒井橘原喝得这么多,只能跟着。

    好在,这一条街都是吃饭的,彼此距离都不远 。

    跟着酒井橘原来到一家叫鲸馆的店铺,这里面食客还挺多,看得出岛国人都挺喜欢吃鲸鱼肉的。

    点了刺身之后,酒井橘原突然悄悄说道:“安林君,歌舞伎町一番街去过没?”

    陈安林心中一动,这么有名的街,他当然听说过 。

    那可是亚洲最火的红灯区,听说都是卖艺不卖身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听说过,没去过。”

    “想不到安林君还是个好男人呢。”酒井橘原笑道。

    “你说这个做什么?”

    “悄悄告诉你,你别告诉别人。”

    “当然。”陈安林嘴角抽了抽。

    “那个地方一家店里,闹鬼了 !”

    来了来了,陈安林内心暗笑。

    酒井橘原说了这么久,终于说到正题来了。

    不过陈安林不打算表现自己看出来,于是故作惊讶道:“闹鬼了,说说看?”

    “一家叫火红女郎的按摩酒吧,前不久有男客人和几个女郎在那里玩招魂游戏,没想到真的听到了神秘哭声,更惨的是,男客人去上厕所,溺死在了厕所 。”

    陈安林咂咂嘴,这剧情有点眼熟啊!

    哪里见过。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330章 午夜凶铃——神社传人(求月票哦)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神奇宝贝之超神小智

卫锦越

深渊归途

丁熙伟

农业考古杂志

尧汀

政宗君的复仇小说

梦情月猪

空降热搜

周娟

仙野

徐国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