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不仅仅抓住肩膀,更是用力一捏。

    陈安林明显感觉到一股大力袭来。

    “嘿嘿,小子,怎样?”

    怎么样?一点感觉都没有。

    以他的属性力量,方俊就是全力,他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陈安林道:“劝你放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就凭你?有本事自己放开。”

    “方俊!放开 !”胡月这时候走过来呵斥:“你若是不放开,我可要生气了!”

    方俊皱眉:“小师妹,我这是为你出气呢 。”

    “我不需要。”

    “你…………”方俊气极 ,好半响,才冷哼一声:“行行,放开他。”

    方俊盯着陈安林,淡淡道:“放过你,不过以后,嘿嘿嘿,你可没这么好运气!”

    很快,一群人扭头离开。

    陈安林摇摇头,寻思着找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解决这个方俊。

    “你叫陈安林是吧 ,走吧,问你一些事 。”

    胡月走来说道。

    看胡月这么坚持,陈安林只能跟着她走。

    跟着胡月来到她所住的院子,没想到,刚刚一进去,胡月忽然一拳砸来。

    “嗯?”

    下手居然这么狠,若是他没有实力,普通人的话绝对受伤。

    果然,都说宗主之女娇蛮跋扈,刚刚他看胡月为自己说话,还以为是传言,没想到是真的。

    这个女人找自己,绝对有事。

    既然如此不客气,他也没必要客气。

    闪过攻击之后,胡月眼睛一亮,直接笑了:“好哇,你真的有本事,能躲过我的攻击 ,你水准还不赖,老实交代,为什么一直藏拙?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是如何知道的?”陈安林冷冰冰道。

    要不是刚刚很多人看到他和胡月一起过来,恐怕这时候他早就出手把她解决。

    胡月笑道:“之前我路过你那住所,感觉到有晋升波动,这波动还很强,我就感觉不对劲,之后暗暗调查是你住在那里,我过来借之际,果然发现你气息不对劲。”

    “原来如此。”

    “现在轮到你说了。”

    陈安林道:“其实没什么秘密,我不喜欢与人争斗,仅此而已。”

    “就这?”胡月撅着嘴巴,感觉这也没什么秘密嘛。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等一下,让本小姐检查一下你真正实力。”

    胡月忽然出手 。

    陈安林是真的被弄烦了,扭头就是抓住胡月的脖子:“信不信我杀了你?”

    “你……你别这样。”

    这一刻,胡月怕了 。

    她感觉面前的人真的会杀她。

    而且表现出来的实力,竟然丝毫不逊色于她。

    ‘好霸道啊…………好男人啊。’

    从小到大,胡月身为最小的女儿,家里人惯着她,师姐师兄们让着她,让她养成了娇蛮跋扈的性格。

    还从没有人对她如此霸道。

    ‘原来这就是被人讨厌的滋味。’

    胡月被陈安林提了起来,连忙求饶:“别……”

    陈安林自然不会真的杀她,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

    但事后,万一她追究怎么办?

    实在不行,到时候只能离开。

    不过走之前,自然要收点利息。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干坏事。”

    陈安林冷笑,瞅了瞅她院子里的小树林,身形一闪,抱着胡月冲了过去。

    “你干什么啊。”

    被陈安林抱着,让胡月身体异常难受。

    更惊讶的是,她很快被陈安林压在树上,而后…………

    “不要啊,你这样我顶不住的…………”

    陈安林自然不会理会她,这个女子实在是太骄傲了,太跋扈了,他必须要把她踩在地上,狠狠蹂躏。

    让她知道,到底谁的大。

    半个时辰后…………

    “你怎么能这样。”

    胡月软趴趴的坐在草地上,看着地上野草上的滴滴露水,一时间满脸嫣红。

    空气中弥漫着薰衣草的味道。

    一想到刚刚的那一幕 ,她就无地自容,同时非常气愤。

    他怎么能这样!

    自己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而陈安林淡定的站了起来,说道:“你要是对外乱说,我也就说是你勾引我的。”

    “你……”

    胡月都要奔溃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样的。

    “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 。”娇蛮的性格,让她下意识说这些话。

    陈安林笑了 :“看来你是想再来一次。”

    “啊,不是啊,你别误会,不是这样的…………”

    半个时辰后。

    胡月一脸愤慨的穿好衣服,她很想再放狠话,可一想到自己只要骂几句,陈安林就会下手,她怕了。

    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受过如此委屈 ,哪里见过这样阵势。

    简直太恐怖了。

    陈安林看着她一脸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心头突然感觉好笑,逗弄道:“咋滴,还不服气?”

    “没没没…………”

    听陈安林口气,胡月打了一个激灵,连忙摇头。

    她是真的怕了,生怕陈安林又乱来。

    这时候,陈安林心念一动,外面传来脚步声 。

    “不好,有人来了。”

    陈安林猛然看着胡月,若是她胡说八道 ,自己不介意让她闭嘴。

    这一刻,胡月再次感受到杀意,她也听到外面她父亲和母亲的声音,连忙朝陈安林道:“你放心,我不会乱说…………”

    “希翼如此,否则…………”

    陈安林抓着手里的肚逗,呵呵冷道:“你知道后果。”

    拿着对方这个,也算是有把柄,这和这年头拍视频如出一辙。

    门口处,宗主胡恒之和身旁胡月的母亲梁香聊着天。

    “月儿已经先天三层,服用了这丹药 ,必然更近一层,她看到了一定很高兴。”

    胡恒之笑呵呵说道。

    梁香道:“那也要督促她勤勉练习,这孩子,就是玩心太大 。”

    “这是自然。”

    夫妻俩说着话,进入胡月院落,一进去 ,夫妻俩就看到一个面容俊俏的男弟子在打扫卫生。

    至于胡月,则是待在一旁练剑。

    嗯 ,就是在练剑,虽然没穿肚逗,让她姿势看起来很怪异,但胡恒之夫妇并未看出异常 。

    “月儿 。”胡恒之朗声道。

    “爹,娘,你们怎么来了。”胡月脸红扑扑的说道,外人看来,胡月脸红是因为练剑。

    “来看看你,你不是一直念叨着要淬体丹么?齐长老给你炼制好了。”

    “真的啊。”

    胡月欣喜不已。

    胡恒之笑了笑,忽然朝陈安林这边看来,从陈安林身上的衣着来看,看出陈安林是外门弟子。

    顿时眉头一皱,外门弟子怎么能来这里?

    于是问道:“你外门弟子 ,怎么来这里了?”

    胡月连忙道:“爹,我这有些乱了,我就让他过来帮忙打扫 。”

    “胡闹 ,一点小事,怎么能让别人干?”

    胡恒之斥道:“要是连一点小事都做不好,以后如何做大事?”

    “爹说得对,我以后不敢了。”胡月瞅了陈安林这边一眼说道。

    现在她心里也是乱乱的。

    一方面,惊叹陈安林实力之强,要知道陈安林只是一个外门弟子 ,怎么会有如此实力?

    这方面她很敬仰。

    另一方面,心中又埋怨陈安林把她整的很难受,虽然后面酥酥的,但那是绝对不能承认的。

    最后,心中很复杂,从小被万般宠爱,忽然尝到了陈安林那般霸道,然后心跳的很快。

    复杂的心情,让她选择不说 。

    当然,肚逗就在陈安林手上,她更不会说了。

    “陈安林,这里打扫好了 ,你走吧。”胡月说道。

    “是。”

    陈安林朝胡恒之和梁香行礼,而后离开。

    ……………………

    “玛德,没想到胡月才16岁。”

    走在回去的路上,陈安林感慨万分。

    修仙的人看起来就是成熟,本来以为十八的,没想到。

    一想到胡月哭哭啼啼说,我才16啊,我还是个孩子,陈安林就摇头感慨。

    “这不能怪我,这种事,能怪我吗?”

    陈安林摇了摇头,回到藏书阁继续干活。

    但没想到中午,正准备出门回住所吃饭的时候 ,一个娇俏的声影悄悄跟了过来。

    陈安林眉头一皱,以他如今的修为,自然是能够轻易感应到来人身份,正是胡月。

    “她是不服,想要偷袭我?”

    陈安林顿了顿,不过想想不太可能,胡月不傻,应该知道她和我的差距,若是偷袭,理应还会有其他人才是。

    “罢了,就当做不知道,看看她耍什么花招。”

    回到住所后,陈安林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馒头。

    这是他隔几天去打柴火的时候,顺便会多打一捆柴火,然后卖给集市上一些饭馆,用卖得的银子买的馒头。

    没办法,宗内吃的那些东西实在是太难吃了,吃惯了好的 ,吃那些真是不习惯。

    除了这个馒头,陈安林还有一些狼肉,以及山脚下购买的鸡肉。

    坐在自己床上,陈安林看着门口。

    “咦,中午这小子怎么不去吃饭,反而回自己住所了,一定有问题。”

    门外一颗树后,胡月嘀咕说道。

    “找我有事么 ?”

    平淡的声音传来,让胡月神色一滞。

    他什么时候跑到我后面去的?

    胡月尴尬的回头,就看到陈安林忽然身后,把她壁咚在树上。

    “跟踪我做什么?”

    “我没?”

    “再撒谎,小心我收拾你。”

    胡月心头一颤,她知道所谓的惩罚是什么 。

    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我想和你聊点事。”

    陈安林点点头,这时候他注意到,胡月的手上拿着一个芭蕉叶,里面传来香喷喷的味道。

    “你给我送吃得来?”陈安林神色玩味,他现在看出来了 ,胡月有点受虐心理,之前他就发现 ,越是羞辱她,她越兴奋。

    “我不是我没有,才不是给你吃的。”胡月连忙狡辩。

    陈安林自然不停,直接拿走了她手上的芭蕉叶,打开一看,还真是一只香喷喷的烧鸡。

    “谢了。”

    “你怎么能抢我东西。”

    胡月气愤之极,明明自己是宗主之女 ,地位崇高,可是在陈安林面前,怎么好像受虐狂?

    这不符合自己人设。

    “喂喂 ,还给我。”

    陈安林进了屋,胡月跟着进来说道:“你怎么老是欺负人家 。”

    陈安林坐在小凳子上 ,把芭蕉叶放在桌上,淡淡道:“送都送来了,一起吃吧。”

    “才不是送给你吃的,我是准备自己吃的。”

    “那为什么跟着我?”陈安林淡淡一笑。

    “因为想看看你是不是在干坏事。”

    胡月义正言辞的说道。

    “行了 ,来都来了,吃吧。”

    陈安林扯下一根鸡腿,递了过去。

    胡月不争气的接过,狠狠的咬了一口 ,仿佛要把对陈安林怨气全都发泄在吃上面。

    陈安林倒了一杯茶,这茶是在林间采的。

    喝了一口之后 ,也吃起了鸡肉。

    事情到现在,陈安林也算是发现了,这胡月并没有打算把他们的事情说出去。

    所以他准备再给胡月吃点甜头,让她彻底放心。

    于是,陈安林淡淡道:“谢谢你的烧鸡,没想到你还挺细心的,知道我没好东西吃 。”

    被看出心思,胡月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她是知道外门弟子吃什么的,吃的不怎么好,所以才鼓起勇气,拿烧鸡过来了 。

    但还是嘴硬说道:“才没有呢……”

    “别装了,我也给你一点好吃的。”

    陈安林掀开边上的一个锅,里面赫然是烤狼肉。

    “吃吧。”

    “怪不得你没去膳堂去吃饭,原来开小灶呢。”

    胡月咕哝一声,夹起一块肉吃了起来。

    “味道还行。”胡月道。

    “多吃点,刚刚把你累坏了吧?”陈安林道。

    胡月一听,心中就来气,这货绝对是故意提的 。

    “你还有脸说,说吧,怎么对姑奶奶我负责?”胡月哼道。

    陈安林知道,胡月这口气,其实是耍耍小性子而已,并不是真的要怎么样。

    “你说吧,怎么负责,要杀要剐随便。”陈安林道。

    胡月斜睨了陈安林一眼,寻思着这货突然转性子了 ,这口气,好像认错,这让她一时有些吃惊。

    胡月道:“放心,杀了你太便宜你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奴才,本小姐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我这里还有点花生米,还有点酒,要不?”

    陈安林从边上打开一个罐子说道。

    “无缘无故干嘛喝酒?”

    “你再喝点,搞不好整个宗门都是你奴才。”

    胡月一听,脸色怒红,反应过来陈安林这是调侃她呢。

    “你果然不是好东西 ,不理你了。”

    胡月瞪了陈安林一眼,嘴巴里含着一块肉跑开了。

    “这孩子…………”

    陈安林笑了笑,自顾自吃了起来。

    入夜。

    陈安林和往常一样继续修炼。

    身边的灵气疯狂涌入,让他精气神越发饱满 。

    时间慢慢过去。

    片刻后,正当他有所感悟的时候,他睁开眼,摇了摇头:“这孩子……还不走么。”

    之前他就感应到胡月在屋后树下躲着,这都这么久了,还不走?

    于是 ,他走了出去:“躲在这里做什么呢?”

    “呀,你怎么出来了?修炼好了么?”

    “你躲在这里,我看看你搞什么。”陈安林没好气道。

    “呃……我打扰你修炼了。”

    “你说呢。”

    胡月忽然拿出一个小布袋,看样子这里面沉甸甸的 。

    “这是…………”

    “我爹给我的一点灵石,我一个人用不完,给你吧。”

    没等陈安林回话,胡月扭头直接跑了。

    “这…………”

    这下,轮到陈安林自己尴尬了。

    他知道胡月这是怎么了 。

    中午知道他吃的不好,所以送来了烧鸡。

    晚上担心他修炼没灵石用,所以送来了灵石。

    不过为了要面子,说什么灵石用不完 。

    灵石会用不完吗?当然不会。

    相反,除了各种珍贵药材之外,灵石是这个副本中很珍贵的东西。

    外事弟子,一年才有几块灵石的奖励,可想而知多珍贵了。

    而现在,胡月居然都送他了。

    之前故意躲在这里,恐怕也是担心影响他修炼 ,所以一直没有进来。

    “跋扈的外表下,没想到还挺心细的。”

    “爱了爱了。”

    陈安林笑了笑,倒也没有拒绝这些灵石,这些灵石对他来说确实有大用。

    拿出布袋,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有十块。

    按照内门弟子一人一个月只有一块的份量,这些灵石真的很不错了。

    “有心了。”

    陈安林默默点头,他不是什么铁石心肠 ,一个女子对他如此,他确实挺高兴 。

    “嗯,下次对她温柔点吧,动作轻点。”

    陈安林嘀咕 。

    要是胡月听到陈安林说这些 ,恐怕要一口老血喷出 ,人家要的才不是这个,我要的是莽…………

    …………………………

    时间过去三天。

    有了胡月赠送的灵石,陈安林修为一下子蹿升,达到巅峰。

    “现在的我,就是遇到金丹高手 ,应该也不虚了吧。”

    陈安林站在院子里,拿着一根树枝当做剑,习练起来。

    练得差不多了, .他准备前往藏书阁。

    没想到还没到呢,半路一群人把他拦住。

    为首的他认识,正是方俊。

    这方俊上次让他吃瘪 ,他就一直怀恨在心,想要报复。

    可是藏书阁人多,他不好动手,今日,终于在这里堵到陈安林了。

    “安林师弟 !”

    方俊邪异一笑。

    陈安林淡淡道:“方俊,不知找我有什么事。”

    他故意直呼其名,不叫师兄,让方俊感觉羞辱。

    方俊眼睛一眯:“我要找你挑战。”

    “方俊,我也要找你挑战。”

    忽然,一道娇喝传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322章 扫地小弟子——好霸道啊(求月票哦)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玄幻:最强反派boss

柯友川

金庸群侠传2终极无敌版

暮归辞

楚非离和上官流月小说

凤栖桐

星空小说

黄蔚堂

开局签到九个小仙女

曹嘉馨

伪娘h小说

葛怡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