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我 。”

    贞子怒视着陈安林,模样倒是挺可爱。

    “呵呵呵,放开你,你可是要过来杀我啊,居然想要我放开你,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说话?”陈安林坦然道。

    “这是因为你中了我的诅咒,我才会过来。”

    “别说这些废话了,现在拳头大就是老大,知道么?我问你 ,是不是酒吞童子让你杀人的?”

    “你还是杀了我吧,反正,我在这个世上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贞子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仿佛认命。

    陈安林皱起了眉头 。

    若是遇到其他的鬼,这个时候恐怕早就害怕的跪地求饶,这贞子倒是好,居然直接认命。

    这是为何?

    难不成说,贞子有什么难言之隐?

    想想也是,影片中的贞子身世凄凉,从小到大,她母亲死得早,父亲天天殴打她,其他人欺负她,可以说,从小到大她身边没有任何好友。

    好不容易在长大了之后遇到了喜欢的人,最终因为周围人的排挤,出现各种状况。

    想了想,陈安林觉得,想要让贞子臣服,得让她感受到这个世界上还有爱,让她感受到身边人对她的重要性。

    “贞子,如果说,我对你很了解,喜欢你,你信吗?”

    陈安林轻轻抬起贞子的下巴,直接亲了上去。

    贞子身体一僵,有些愣住。

    此刻,她脑子里一片空白,爱情来得太突然 ,让她措不及防。

    良久之后,唇分。

    陈安林轻抚贞子的脸庞:“真滑。”

    “请…………请别这样。”

    要不是贞子是鬼,她脸红的肯定要到脖子里了。

    “别哪样 ?”

    陈安林的手已经进入,衣服里面。

    好在,这时候贞子连忙跑了出去,她惊惧的回头,却不敢抬头看陈安林 。

    陈安林笑道:“你以为我是和你闹着玩的?”

    “难道不是吗?我只是一个怨灵罢了,你这么利害 ,完全可以打死我。”贞子偏过头 ,略带怨念的说道。

    “你叫山村贞子,你的母亲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就有特异功能,后来…………”

    陈安林将山村贞子大概的经历说了一下。

    果然,和陈安林猜测一样,山村贞子一下子愣住了。

    因为她发现,陈安林居然对她这么了解。

    要知道,了解她的人早已经在上个世纪已经死去,现在没人知道她的情况,他是如何知道的。

    情不自禁的,山村贞子对陈安林好奇起来 。

    她感觉,面前的这个人好神秘 ,脸也长得有些小帅。

    “你怎么知道我的事。”山村贞子问道。

    “因为我一直关注着你啊,小可爱。”陈安林走过去,握住了她的手:“曾经,我偶然知道你的事,我觉得你很可怜,后来有幸看到了你的照片,我就被你深深吸引。”

    “别请,别这样……”

    山村贞子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但陈安林不依不饶。

    “你很紧张吗?别紧张,第一次之后,习惯了就好了。”

    “你想做什么?别…………”

    然后,一晚上过去。

    这一晚上,贞子生怕自己会坏掉,以至于不停地求饶。

    之后,贞子真的怕了 ,但对陈安林也开始深深的迷恋。

    毕竟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被人接受,被人爱 。

    现在她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这让她很开心。

    而后 ,她也说了关于酒吞童子的事。

    原本,这盘录像带是贞子的父亲记录,后来一直在寻找着各种怪物的酒吞童子找到了这盘录像带,把她找了出来。

    于是,诅咒就开始了。

    对于酒吞童子的位置,贞子自然也知道 。

    “他的实力怎么样?”陈安林询问。

    “和我差不多,不过这些日子他一直在吸取各种负面情绪,他的实力应该增长了许多。”

    山村贞子回应道。

    “这样么,那看来要提前将他解决。”

    陈安林摸着下巴,解决一个个诡异事件,也算是这次的任务,所以必须要解决。

    “安林君,你想要对付酒吞童子的话,我可以带你过去。”

    “那再好不过。”

    山村贞子担心道 :“不过,酒吞童子身边跟着很对鬼怪,安林君,你过去的话 ,恐怕得从长计议,否则太危险了。”

    “贞子,你这是关心我么?”陈安林笑着道。

    山村贞子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默默点头,算是认同了陈安林的话 。

    “哈哈哈,放心吧,你都说了,酒吞童子以前的实力和你差不多,对我来说不算什么。”陈安林无所谓说道。

    “嗯,这个我是相信的。”

    看着陈安林自信的脸庞,贞子一阵激动。

    也许,这就是强者从容的态度吧。

    …………………………

    东京的夜间街头,霓虹灯璀璨,数不清的行人穿梭马路,前往某处目的地。

    此刻,一个染着黄头发,皮肤白皙的青年正在下车。

    锁了车后,青年甩了甩自己黄色长发,嘴角一撇,看向面前的一家店。

    这里是他上班的地方 ,东京最大的牛郎店。

    而他,是这里的头牌,绰号钢巴郎。

    这里上班的牛郎都是用自己绰号的,除非是给钱很多的女人,牛郎会告诉她自己的真名。

    “今天,该勾引哪个女人呢?”

    男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他这张俊秀的脸让他做事异常方便。

    “钢巴郎,今天来的挺早啊,304房间来了个漂亮的,你过去吧 。”一个服务员过来说道。

    “嗯,马上过去。”

    男人邪异一笑,朝房间走去。

    推开门 ,房间里果然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居然还是个小姑娘 。

    来牛郎店的小姑娘可不多啊。

    “美女,你一个人啊。”

    男人捋了捋自己飘移的黄发,邪异一笑。

    他的这个笑容不知道迷倒多少万千少女。

    对于自己的脸,他是有充足自信的。

    “长得这么丑,你就是这里的头牌?太让我失望了。”

    女人的话,让男人面色一变。

    “我丑?你眼睛是不是有问题?”男人怒了,认识这么多人,谁说过他丑?这怎么可能?

    “明明长得这么丑,居然还是这里头牌,呵呵呵,笑死我了 。”

    女人继续嘲笑。

    “混蛋,我要你知道嘲笑我的代价。”

    男人怒了。

    正常情况下,他是不会选择外面吃人,因为他是个小心的人,不喜欢犯险。

    他一般会勾引那些女子,邀请她们去他那里,在情浓密切的时候,再杀了她们。

    这就是酒吞童子的杀人手法,他享受这一切。

    可是现在,面前这个女人竟然如此说他,这让他不能忍受!

    “你想做什么?”女人后退。

    “嘿嘿,你说呢?当然是,吃了你啊!”

    “吃我?这么看来,你就是酒吞童子了。”女人淡定说道。

    酒吞童子愣住了:“你知道我?”

    “当然知道,毕竟这次我过来的目的就是你啊!”

    确定了酒吞童子身份之后,女人宽心大放。

    “就你一个人?”酒吞童子眉头皱起,自己的身份很隐秘,除了几个怨灵知道之外,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这女人是如何知道的?

    这时候,门开了,他回过头,就看到一个相貌英俊的男青年走了进来。

    看到这个男青年 ,酒吞童子心头不爽了起来。

    他讨厌和他差不多的帅哥。

    进来的人自然是陈安林 ,山村贞子说了酒吞童子的下落之后,他就和酒井橘原过来了。

    酒井橘原笑嘻嘻道:“安林桑,那就交给你了 。”

    “嗯。”

    陈安林无所谓点头。

    酒吞童子怒极反笑:“小年轻就是小年轻 ,学了一点皮毛就想要对付我……”

    陈安林压根没和他废话,未等他说完 ,陈安林一巴掌甩了过去。

    酒吞童子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佛光笼罩而来,而后自己硬生生被甩飞了出去。

    好利害!

    酒吞童子震惊了!

    自己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妖怪,居然被一巴掌煽飞。

    陈安林则是略微惊讶,自己这一巴掌普通的怨灵直接就被抽的魂飞魄散了,这酒吞童子居然只是歪了歪脸。

    实力果然强大 ,自己一定要全力以赴。

    毕竟按照他身上的妖气来计算,他再强几百倍的话 ,就要赶上自己了。

    这一刻,陈安林实际上感觉到自己在这个世界是个BUG的存在。

    因为太强了 。

    细想一下,貌似确实如此。

    这个位面和聊斋、倩女幽魂这些世界比起来,位面太弱。

    那些位面,神魔对立,妖精鬼物动不动就是几千年上万年修为。

    而这里的怨灵呢?

    仔细算算,顶多就是一两百年,山村贞子这样的存在特殊一点,她是海里的恶魔和有特异功能女人的后代。

    酒吞童子咽了一口口水,面对陈安林的佛光,他提不出任何反抗之心,扭头就要跑。

    “何必呢,哎!”

    陈安林感慨一声,整间屋子笼罩佛光。

    “啊!”

    酒吞童子惨叫一声,跌落在地。

    身为妖怪的他,全身上下好像被浸泡在了硫酸里面,身上开始冒起白烟,而后一点点的消融。

    陈安林皱着眉头,这酒吞童子确实有几分本事,以前对付妖怪 ,都是一掌的事。

    这个人倒好,自己全力以赴了,他消融的居然这么慢。

    这更加让陈安林确认,一定要斩草除根。

    片刻后,酒吞童子终于变成了一滩黄色的液体,散发着恶臭。

    他已经彻底消失,不在这个人世间。

    “就这样死了?”酒井橘原还有些没回过神。

    “你还想怎么样 ?”陈安林道。

    “感觉太简单了,这个酒吞童子一定很弱吧?”

    陈安林:“……?”

    他也不知道该说啥,摇摇头,走了出去。

    时间已经过去大半年了。

    酒吞童子阴谋被挫败之后,关于城市的诡异传说少了很多。

    而陈安林在贞子和八尺女的帮助下,四处搜寻一些恶灵。

    现在基本上不用他亲自出手,只需要关门放贞子,怨灵就会解决。

    “不愧是度假类的副本,生活还是挺舒服的。”

    看在躺在自己身旁娇俏的山村贞子,陈安林心头感慨。

    贞子似乎在做什么美梦,嘴角都流出粘稠的液体了,她居然还不知道。

    哎,真是舍不得离开呢。

    陈安林心头感慨。

    只不过,天下哪里有不散的宴席呢 ?

    陈安林悄悄将贞子的手挪开,而后走到门口。

    “离开!”

    任务时间已到,差不多是离开的时候了。

    和上次一样,白光一闪,此刻出现在了游戏空间。

    由于是度假副本卡,所以并没有提示获得几星。

    只是显示:“任务完成。”

    “获得奖励150万游戏币。”

    ……………………

    虽然说,没获得什么其它奖励 ,但在这个副本中学习到了很多 。

    这就是度假类副本的魅力所在。

    现在算算,加上上次得到的150万游戏币,手上已经有3百多万了。

    “这么多的游戏币,可以考虑把某个技能升级到宗师了。”

    目前处于大师级的技能有:

    窃听(大师级):能窃听十公里范围,可以对单一位置进行形成图像。

    纹华青龙虾体质(大师级):拳击力量达到大型爆破能力,能够轻易轰出拳风,远距离轰爆敌人。

    蛊惑(大师级):你的声音让人如痴如醉,哪怕是随便说一句很简单的话,都会让人忍不住说道‘好,好,好’!你的话让人越发相信这是真实的 ,无论多么离谱,他们对于你的话都深信不疑。

    急速冷冻(大师级) :大范围冷冻,温度更冷,冰冻时间更长,给人以一种冷至灵魂的感觉。

    至于宗师级的技能,只有楚人美的鬼眼。

    陈安林看着这几个大师级的技能。

    窃听的话,目前大师级完全够用。

    纹华青龙虾体质,大师级力量已经很强了,这主要是因为他有着强悍的属性点,相辅相成之下,威利很大。

    蛊惑的话,并不是攻击方式,就大师级已经够用。

    至于急速冷冻,属于大范围的群攻技能,也可以对单一目标攻击,非常有用 。

    “技术冷道大师级已经如此利害 ,若是再晋级,达到宗师,也许效果更好。”

    摸着下巴,陈安林打定主意。

    “那就升级急速冷冻。”

    手上的所有游戏币,全部加上。

    和陈安林猜测的一样 ,急速冷冻技能果然升级了。

    从大师级升级到宗师。

    急速冷冻(宗师级) :更大范围的冰封效果,温度达到绝对零度 ,能彻底将敌人灵魂冰封效果 。

    “嘶嘶嘶…………”

    看到上面的先容,陈安林真的愣住了。

    怎么都没想到,急速冷冻的效果会如此霸道。

    首先是绝对零度 。

    科学研究,绝对零度的温度是零下273、15度以下。

    达到了这个冰冷温度,连细小的原子都会被冻住。

    这个温度下,不要说滴水成冰,就是沸水洒出去,连洒出去的机会都没有。

    另外。

    就是将敌人灵魂冰封的效果了。

    这个更加霸道。

    灵魂,是比肉体更加重要的存在,能把人灵魂冰封 ,是一种真正的痛苦,没有人会想尝试这种攻击 。

    “不错,这才是安身立命的保障。”

    陈安林笑了笑 。

    “喵…………”

    一旁的招财猫低声叫了一下,它感觉主人突然变得怪怪的,这种感觉,就好像原本很强的主人,现在变得诡谲莫测起来。

    ‘主人好像更强了……’

    外面月色正浓。

    陈安林进入鬼域。

    鬼域之中,自己收服的几个怨灵漫无目的的游荡着。

    这些怨灵和贞子并不一样,她们没有自己的思维,属于并不能修炼的鬼物。

    这些怨灵使用的招式,陈安林分析下来,应该是属于规则,和他的技能类似。

    所以他觉得,人有不一样的人,鬼也一样。

    没去深究,陈安林来到了鬼手那里。

    这双鬼手是在对付制造傀儡的邪恶玩家的时候收服的 。

    根据那个人死前说法,鬼手是仙人死后的手,所以有着凌驾于规则之上的力量。

    被鬼手抓住的人,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

    这就是鬼手 。

    一直以来,陈安林只是把鬼手放在鬼域之中,根本无法使用它。

    而现在,有了绝对零度之后 ,他觉得可以尝试操控鬼手。

    来到鬼手面前,鬼手仿佛感知到了一样,两只手握紧,形成拳头 。

    “威胁我么。”

    陈安林身上涌起一股庞大的寒意。

    绝对零度迸发,四周空气冰冷起来。

    周围的几只鬼恐惧的后退 ,不敢靠近。

    这是生物的一种本能。

    毕竟这可是一股能将灵魂给冰封的冰冷 ,鬼一般都不敢靠近这股力量。

    鬼手也是愣了一下,拳头握的更紧。

    “臣服我,我让你活着,否则,我让你魂飞魄散 。”

    寒意涌去,鬼手感知到这股彻骨的寒意,它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好似要被冰封。

    刹那间,鬼手慌了。

    它不敢靠近陈安林,因为越是靠近,它的魂体就会越被冰封,它后退着,想要逃离这里。

    “何必呢,你知道逃不出去的,知道为什么么?因为…………这是我的世界。”

    瞬间的功夫,绝对零度将鬼手包裹 。

    鬼手左右腾挪,但根本无济于事。

    绝对零度的范围在缩小 ,鬼手能动的空间也在缩小。

    “臣服我。”

    陈安林再次说话,“我不喜欢不听话的东西,不臣服我的话 ,那就魂飞魄散吧。”

    冰冷,朝鬼手上蔓延而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339章 午夜凶铃——贞子的难言之隐(求票票)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神级高手

南唐周后

艾泽拉斯之救赎

郑文斌

时空之前

彭钟让

绝世强者在都市

小京子

世界卫星地图高清

蔡红莲

军工重器

一桶布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