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丽娅的两个哥哥对阿丽娅不怎么友好。

    因为他们觉得阿丽娅是个麻烦,是个大麻烦。

    好几次想要从这里逃跑不说,每次吃饭还一脸的便秘样子,试问,她这脸色是给谁看呢?

    面对询问,阿丽娅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陈安林那边,然后说道:“奥利是自己摔倒的。”

    “摔倒的,这么不小心 ?”

    “别说了,赶紧送他去医院吧,要是出事就麻烦了。”阿丽娅岔开话题说道。

    “不错,赶紧的。”

    两个哥哥抬着奥利出了地下室。

    阿丽娅看向陈安林那边,陈安林默默点头,说道:“谢谢你……”

    “不用谢的 ,我救你,是因为我想要离开这里,我受不了他们了。”

    “嗯,我会带你走,一定会带你安全离开。”陈安林用力点头:“给我找把刀过来。”

    “给你!”

    阿丽娅拿着刀走过来。

    但没想到这时候,她的父亲忽然下来:“阿丽娅 ,你做什么,快点,送你弟弟去医院了。”

    “我来了!”

    情急之下,阿丽娅把刀随手扔在了地上 。

    幸好地下室光线昏暗,阿丽娅父亲进来狐疑的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之后,哼道:“你在这里磨磨唧唧的做什么?”

    “没什么,我看这个人的腿受伤了,要是感染了,死的太早就不太好了,肉质不新鲜了 。”

    “没事,现在都有冰箱了,上来吧。”

    “哦。”

    阿丽娅深深看了陈安林一眼,只能上楼。

    待众人离开 ,陈安林目光看向地上,看到了地上的刀子。

    顿时,他眉头微皱 。

    这刀子,可不好拿啊。

    好在,他知道剧情。

    影片中,主角用脚趾夹住了刀,然后抬脚将刀放在手上 。

    这个动作百分之99的人都不会。

    陈安林只能尝试,但说实话,确实太难了,费了好大的劲,勉强夹住刀子之后,脚根本抬不起来,最终只能作罢。

    “看来只能等待了。”

    陈安林知道,根据剧情的发展,阿丽娅还会下来。

    他闭上眼睛假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 。

    陈安林心中一动,来了么。

    他微微睁眼,果然,阿丽娅大美女过来了。

    “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陈安林打趣说道。

    “你还有心思笑。”

    阿丽娅微微蹙眉,她忽然发现,面前的这个受害者居然一点都不怕的样子。

    他的样子,就好像是胜券在握。

    ‘这是我的错觉么?’阿丽娅心中狐疑心想。

    她连忙捡起了地上的小刀,想要给陈安林割开绳子。

    一边割,她一边低语说道:“外面天快要亮了 ,他们决定今天吃你的另一条的腿,我现在帮你割开,可以的话你快点逃。”

    “为什么不早点过来?”陈安林皱眉。

    外面若是天亮了的话,时间太紧迫了。

    “没办法,弟弟出事了,我家人都怀疑我 ,昨晚我妈看着我睡觉的,好不容易等她下楼准备早饭,我才悄悄过来的。”

    说话的时候,楼上,阿丽娅的两个哥哥准备下楼 。

    敲了阿丽娅的门,但是却没看到阿丽娅,这让两人大为光火。

    “跑哪里去了 ?”

    “楼下也没人,肯定是在地下室,我就说昨晚小弟不会无缘无故摔的,那女人肯定是想要救人 !”

    “玛德,下楼…………”

    两人骂骂咧咧的下楼。

    阿丽娅听到外面响声,被吓了一大跳,把刀子往陈安林手里一塞,然后惊恐的看向两个下楼的哥哥。

    “阿丽娅,你在这里做什么?”

    阿丽娅被吓懵了,她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我…………”

    “别什么我我我,问你话呢。”

    “我就知道你有问题 ,刚刚弟弟都说了 ,这个男人欺负他,他才晕过去的,哥,你先把阿丽娅带出去,待会我给他好看。”

    “嗯。”

    阿丽娅被带了出去。

    陈安林知道,现在是最要紧的时刻,自己得赶紧想办法自救了!

    好在,刀子已经在手,陈安林迅速划着绳子 。

    刀子并不快,但慢工出细活 ,随着刀子一点点将绳子割开,终于…………一只手解放了。

    “呼呼呼…………”

    陈安林喘着粗气,他心头非常振奋,接下来,就是解放另一只手的时候了。

    但这种副本显然不会让他这么容易就得手。

    这时候 ,地下室的大门再次打开 。

    这次出现的是这家人最大的儿子。

    他一般负责烹饪。

    这次 ,他要割掉陈安林的另一只腿。

    他缓慢下楼,手里拿着一把钢锯弓 ,看了陈安林这边一眼之后,舔了舔猩红的舌头。

    他脑子里已经在思考待会要如何烹饪了。

    走到陈安林身边,拍了拍陈安林的脸。

    陈安林这时候当然是装作昏迷不醒的模样 ,任由他拍打自己的脸。

    等这个人低下头,认真割他腿的时候,那时候,就是自己给他致命一击的时候。

    陈安林想的非常通透,意识从未有过的清醒。

    “睡得跟死猪似的。”

    男人嗤笑一声。

    他却不知道,陈安林这具身体经常喝酒。

    常喝酒的人,对麻醉药物有一定免疫 。

    比如寻常人只需要一针就能麻醉,酒鬼可能要两针甚至三针的量。

    摇摇头,男人放下戒心之后,低下了头,拿着锯子开始给陈安林锯腿。

    而这时候,陈安林猛然睁眼,他目光看着这个男人,缓缓伸出了能动的一只手。

    这只手上,已经抓着一把尖利的刀子。

    对准了男人的耳朵,刺了下去。

    刹那间,男人闷哼一声,瞪大眼睛,缓缓倒地。

    “解决了!”

    陈安林如释重负。

    之前这一幕他在脑海中回忆了无数遍,终于派上了用场。

    解决这个人之后,陈安林迅速解开另一只手,跳在地上后,断腿上的伤势再次让他疼的龇牙。

    他脱下死去男人的衣服,给自己包扎了一下。

    紧接着,他爬到不远处一大堆行礼边上。

    这堆行礼都是受害的旅行人落下的,影片中主角在这里找到不少好东西。

    小皮鞭 ,粉红色的小圆球 ,手电筒,性感小皮衣…………

    这些陈安林全都没拿。

    他捡起一把小刀,别在腰上。

    随后,他眼睛一亮,致命武器,钢钉枪。

    这把钢钉枪在影片里可是有大用,秒杀了不少人。

    拿起钢钉枪,枪身还挺沉,体积很大。

    所谓的钢钉枪,是专修师傅的一种工具 。

    分气动钢钉枪和手动钢钉枪两种。

    气动钢钉枪是靠气泵带动,用强大的气压压力,来打出钉子。

    而手动钢钉枪是靠里面的强力弹簧 。

    手里这把钢钉枪,显然就是手动钢钉枪,不需要气泵带动压力。

    打开枪槽看了一下,里面一共有二十颗左右钢钉。

    陈安林心中一动,二十颗左右 ,必须要留几颗给那个帕锑。

    这个帕锑是这一家中最强壮的存在,很不好对付 。

    影片里主角也是阴差阳错之下才解决了对方,陈安林可不想自己碰运气。

    拿好钢钉枪,陈安林开始想办法如何走路了。

    他看到了边上的一根棒球棍,心中有了想法。

    拿着棒球棍,竖在自己大腿上 ,而后找来两条长的破布,用力绑住 。

    这样一来,假肢就做好了。

    陈安林站起来走动了几下,万幸还不错。

    虽然坡脚的利害,但身上武器俱全,就好像社会分裂的美帝,虽然国内死了那么多人,但拳头还是那么硬。

    要是没那么硬拳头,谁会理睬美帝呢 ?

    陈安林开始上楼。

    这个时候绝对是好时机,上面一层他没听到有人走动的声音了。

    他扶着楼梯栏杆,一步步上楼 ,楼上空无一人,目测是做什么事去了。

    其实这个时候,陈安林知道自己可以直接离开了,到时候走出一段距离,副本任务就已经完成 。

    但是他没选择直接离开。

    很简单,现在离开,副本评价不会太高。

    他要杀了这些人 ,到时候,才会得到8星评价。

    目光流转,陈安林看向边上的一张桌子。

    桌子上的桌布很长,正好可以隐藏自己的身体。

    店里就是这样,主角躲藏在桌底下,在一家人围坐在桌旁聊天的时候,钢钉枪的突然袭击,秒杀了不少家庭成员!

    陈安林第一时间躲了进去。

    外面天已经很亮了,陈安林默默计算着离开这里的时间 。

    这时候,外面传来汽车停下的声音。

    陈安林马上意识到,那群人回来了。

    深吸一口气,陈安林凝神听着。

    “弟弟的伤势总算好了,明天你们俩接他出院。”

    说话的是母亲,一进屋,她眉头一皱:“地下室的门怎么开着。”

    “阿丽娅,大家走之前你有没有乱做事?”母亲质问。

    “我……我没有!”阿丽娅连忙摇头 。

    “大家去看看。”

    父亲带着两个哥哥走下地下室,片刻后三个人第一时间跑了出来。

    “玛德 ,他被放跑了。”

    说完,父亲看向阿丽娅,“绳子是被刀割断的,刀是不是给你他的?”

    “不……不是 !”阿丽娅本能的摇头。

    可这一家人又不是傻的,看阿丽娅结结巴巴的模样,顿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

    “好哇,我就知道是你。”

    父亲很生气,两个哥哥也是训斥着阿丽娅 。

    阿丽娅犹如一头受惊的小鹿,颤抖着身躯,不知道说什么。

    “她背叛了大家。”父亲喘着气,拳头捏的死死的,恨不得掐死阿丽娅 ,以泄自己心头之恨 。

    可阿丽娅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女儿,他不能那么做。

    于是,他只能怒视阿丽娅,朝阿丽娅的两个哥哥喊道:“把她关进笼子。”

    每当阿丽娅逃跑,或者不听话的时候,他们都会把她关进笼子。

    两个哥哥把笼子推了过来,阿丽娅没办法,只能乖乖进笼子。

    这时候一家人搜寻了一下房子四周,确定没了陈安林身影。

    “肯定是跑远了,该死的,一个腿居然都能跑的那么快!”

    母亲气的咬牙切齿,最终无奈道:“看来大家要想办法离开这里了。”

    “也许还没跑远,我开车去?”一个哥哥说道 。

    父亲沉声道:“都听着,虽然那家伙走了,但是没了一条腿,血还在留着,首先肯定的是跑不远,运气好的话,他失血过多,死在半路,然后引来了野兽…………别忘了,大家这一片野兽挺多的!到时候 ,运气好的话,也许什么事都没有。所以我决定,大家先离开这里,明天听听风声再说,要是没什么事,就回来。”

    说着话 ,父亲坐到了桌旁。

    一家人除了母亲之外,都已经坐了下来,聊着天说话。

    陈安林躲在桌布下面,这些人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

    “好机会!”

    陈安林眼睛一眯 ,悄然提起了钢钉枪。

    他瞅准面前这家人最年长的父亲,这个人战斗力最强。

    此刻他正在说话,猛然间。

    “啪啪啪…………”

    连续三根钉子,直接没入他的心脏,他闷哼三声,顿时眼睛瞪大,连话都说不出,鲜血从嘴角直流。

    “啪啪啪…………”

    又是三根钉子,直接没入边上另一个人心口。

    这时候其他人发现不对劲了。

    但已经来不及,陈安林瞄准其他人 ,连忙发射钉子。

    “啪啪啪啪……”

    “啊……”

    最终,屋里的一群男人全部被钢钉枪击倒 。

    “啊,啊,你怎么能这样! !”

    母亲愤怒的大吼大叫。

    此刻,钢钉枪里还剩下4颗钉子了。

    这4颗钉子一定要省下来,对付这里最强者的帕锑,反正现在屋里强壮的男人都倒下 ,只剩下女人了。

    陈安林操起腰间的刀 。

    说实话,要是平日里,自己对付这种女的,哪怕自己是普通人,也能打十个。

    可现在自己腿断了一条,虽然现在靠着棒球棍站立,但无法有剧烈的运动。

    所以面对这个女的,自己一定要尽快解决,不能颤抖。

    当机立断 ,陈安林纵身一跃 ,朝女人扑了过去。

    利用自己身体份量的优势,一下子将女人扑倒。

    噗嗤!

    刀子迅速朝她心口处扎了下去 。

    女人闷哼一声,伸手抓着自己。

    可已经来不及了,她已经被刺破了心脏,数秒过后,她就会死!

    “咚咚咚!!”

    这时候,屋子内一片地动山摇。

    “不好了,帕锑来了!”

    被关在笼子里的阿丽娅面色一变,“他力气很大,你快点跑。”

    凭心而论,这个阿丽娅人确实不错,都这个时候了,她还不顾自己的安危,劝他离开。

    陈安林心头感慨,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放心吧 ,我会解决他!”

    陈安林看向走廊里出现的巨人一般的壮汉。

    这个人,就是帕锑。

    帕锑的每一步走路,都能引起整个房间剧烈的震动,可想而知他的力气有多大!

    “妈妈!”

    看到母亲被刺死在地上 ,帕锑怒了,整个人愤怒的跑了过来:“妈妈 ,你怎么了!”

    帕锑含怒看着地上的母亲,扭头朝陈安林看来:“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陈安林眼神冷漠,毫不犹豫举起了射钉枪:“巧了,我也要杀了你!”

    “啊!”

    壮汉扑了过来。

    他力气很大,但是脑子不太好使。

    趁他冲过来的瞬间,陈安林手里的钢钉枪已经瞄准他头部。

    距离太远,钢钉枪威力不够,所以要等他靠近 。

    近了,近了,越来越近了!

    “啪啪!”

    陈安林果断射击。

    连续两发钢钉,直接命中帕锑脸部!

    “啊!”

    帕锑怒吼一声,捂着脸痛苦惨叫 。

    他受伤了,但是他皮糙肉厚,钢钉没入他脸一半,竟然没事了。

    这让陈安林愣了愣,暗道麻烦。

    帕锑脸上的伤势不但没有让他失去战斗力,反而激起了他的凶性 !

    他怒吼着扑来,陈安林不准备退缩,这一次,他瞄准对方脖子。

    钢钉枪里还有两发钢钉了。

    陈安林默默计算着数量,‘啪’的一声。

    帕锑下意识的用手阻挡,而后,钉子穿透他的手掌,然后钉在他的肩膀上。

    陈安林瞳孔一缩,好机会,他的脖子露出来了。

    “啪!”

    又一发钢钉射了过去。

    这一次,钢钉准确没入帕锑的脖子 。

    “啊……”

    帕锑应声倒下。

    钢钉直接穿透了他的气管,鲜血一下子涌出。

    他岁强壮,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经没了战斗力。

    ‘胜利了!’

    陈安林缓缓站了起来,替阿丽娅打开了笼子。

    “你胜利了,你胜利了 !”

    阿丽娅兴奋的握着陈安林手。

    “我杀了你的家人…………”陈安林说道 。

    “他们该死 ,他们杀人,他们是一群恶魔 。”阿丽娅义愤填膺,“事实上,我早就想让他们去死了。”

    果然是个二五仔啊。

    陈安林没说什么,拉着阿丽娅的手出去了 。

    “大家一起去美利坚吧…………”

    “其实,你可以去东方看看,也许你会喜欢上那里。”

    “是么?”

    陈安林没说话了,因为这时候,面前出现了任务提示。

    游戏空间内。

    正当很多人在聊天 ,杀手组织在暗地里寻找竖锯事情的时候,忽然天空划过大字。

    “恭喜游戏玩家竖锯 ,在《血腥地狱》副本中成功逃离食人族一家 ,喜获8星评价!”

    “又是8星 !哈哈,我就说,竖锯最牛逼了。”

    “之前还有人以为竖锯大佬这么久没声音,被杀手组织杀了,我说不可能,还没人信,怎么样,打脸来得快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343章 血腥地狱——该如何自救(求订阅哦)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开局签到掠夺天赋

知名大叔

影帝的美艳渣妻

孙庆浩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徐东武

我与女神荒岛求生的日子

霖阿嬌

万界情缘

张桂平

笔趣阁免费小说

方素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