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我明白滴 。害 !我马上过去!害!!”

    陈安林坐在酒井橘原对面。

    寻思着酒井橘原这口音,要是以前的话 ,起码8级大佐级别吧 ?

    没一会儿 ,酒井橘原挂了电话,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她原本以为陈安林肯定会很好奇的凑过来询问。

    然后她以搜查官的身份,和陈安林说这件案子的结果。

    可是她失望了,陈安林端详着面前的茶杯,也不知道想啥。

    他到底想啥?

    搞得她原本有一大堆想要说的,可瞬间没了说的心思。

    其实她哪里知道,陈安林现在在尝试着将自己的法力灌入这个茶杯。

    在陈安林的眼中,茶杯变成了一个可以存储法力的容器,但是这个容器远比符灵纸更加脆弱 ,稍有异动 ,面前的茶杯可能就会破碎,到时候法力散去,没有任何效果。

    不过好在他在灌入法力的时候能够清晰看到茶杯内部纹路,法力如同水源,准确的进入茶杯。

    三分钟后,茶杯内部的能量已经灌满。

    仔细看的话,这茶杯内部的能量已经比酒井橘原开光的符灵纸效果都要好。

    “这就是开光么…………”

    陈安林了然。

    现在这个茶杯不但变得更结实,最重要的是,有人拿着它的话,能够驱邪,比酒井橘原的符灵纸驱邪效果要强许多。

    毕竟酒井橘原的这个符灵纸太弱了,除了能对付最弱的日游鬼之外,普通的鬼非但不能对付,反而会招来这些鬼 。

    这就是差距。

    “咳咳咳,安林桑,安林桑…………”

    酒井橘原喊了几句,陈安林抬头道:“橘原桑,你说吧,我在听。”

    “哦,我看你挺入神的,是不是有心事?”

    “没有啊,电话里说的怎么样?案子有眉目了么?”

    酒井橘原道:“嗯 ,是有眉目了,你绝对想不到,去我车上说吧,一边过去一边说。”

    上了酒井橘原车后,酒井橘原说起了刚刚得到的消息。

    原来,那三个死者身上还真的有命案。

    三个月前,三个死者一起下班回家,由于开车的人就注意 ,一下子撞死了一个人 。

    酒井橘原拿出手机,给陈安林看了一下死者照片。

    死者脖子断裂,身上全是狰狞伤口,看得出,这个人死前被车子撞击的非常利害。

    陈安林目光一凝,照片上的人,和之前厕所里的小怨灵描述的鬼物一模一样。

    “这就是杀人的怨灵了 。”

    酒井橘原点头:“是的,当时那三个死者坐车后面,开车的人是他们的领导,目前在监狱。根据车祸记录,发生车祸之后,他们的领导准备逃逸,这三个人无一阻拦 。”

    “警方虽然在后面对他们也进行了指控,可惜因为缺乏必要线索,只能把他们放了 。”

    陈安林道:“嗯,只是他们恐怕也没想到,那个死者死后变成了怨灵,一直缠着他们,更没想到,他们稀里糊涂的玩什么招魂游戏 ,最后惹祸上身了。”

    “是啊,真是离奇呢。”

    酒井橘原唏嘘 :“大家现在去的地方是迟竹山监狱,开车的肇事者现在住在那里,那三个人死了,我怀疑,接下来鬼会杀他 。”

    “嗯,去吧。”

    陈安林身体一躺,开始养精蓄锐。

    只不过没一会儿,车辆忽然一个急刹车,陈安林从睡梦中惊醒。

    “什么 ?他死了!”

    酒井橘原握着手机震惊。

    挂了电话后,酒井橘原看向陈安林:“安林,刚刚警视厅打来电话,最后的幸存者,刚刚被发现淹死在厕所的洗手池。”

    “死了么,大家还是晚了一步。”

    “接下来怎么办?”

    酒井橘原一下子没了主意。

    人死了 ,意味着鬼可能也就离开那里了,那过去也没有意义 。

    陈安林出主意道:“鬼已经报仇,那么应该回归到自己尸体了,大家现在早点过去。”

    “说得对。”

    酒井橘原一下子被点醒,暗道这小和尚挺利害的嘛,她都没想到呢,小和尚居然想到了。

    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根据调查,死者早已经被埋葬,酒井橘原车停在一片公墓之后,循着地址 ,找到了一个叫‘松本’的墓碑。

    “就是他了。”

    看着墓碑上的照片,陈安林暗暗点头。

    随着天色越来越黑,墓地四周温度也凉了起来。

    这是因为一些见不得太阳的普通阴物开始四处游走了。

    说实话,这里他还看到了三两个比较强大的阴物,不过他没动他们。

    因为打了也没用。

    解决灵异事件,并不是指的杀鬼,而是解决闹鬼的原因。

    酒井橘原开始在松本墓碑前招魂。

    “呜呜呜呜,呜呜呜……”

    阴风开始呼啸。

    酒井橘原喊道:“松本,松本,有人要找你,出来吧,来吧,来吧,无论你在哪里,都能听到吧?因为…………这里是你的家啊!”

    在远处的一处树林里,一个孤魂随意飘荡着。

    但很快 ,这只孤魂身体一滞,不可思议的朝这边看来。

    他听到了有人在呼唤他 ,这让他很难受 。

    “我要回去!”

    报仇了之后,这孤魂回来了,吸取了这么多具魂魄的阳气,如今他也算是这里有头有脸的孤魂。

    他感受到这股召唤的感觉,决定朝自己墓碑走去。

    “是谁在找我?”

    孤魂狐疑心想,自己已经报仇,按理来说没什么好留恋了。

    不过接下来,他决定了,要在马路上害人 。

    自己死的那么惨,被车子撞死,他要其他人也一样,被车子撞死。

    ‘哈哈哈,哈哈哈……’

    一想到这些 ,孤魂兴奋的仰天长啸 。

    这时候的他怨念十足,被他杀死的四个魂魄在他体内哀嚎着,可惜无济于事。

    这四个魂魄已经成为了孤魂的一部分,所以才会让孤魂变得如此强大。

    “先去看看是谁找我!”

    孤魂飘了出去,身后跟着一群野鬼。

    这只孤魂俨然有成气候的趋势,继续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变成鬼王,统领这一片的野鬼 。

    “都过去吧。”

    孤魂命令着一群野鬼,瞬息之间,数不清的野鬼形成一团团黑雾,宛若黑色河流,席卷而出。

    “咦,那里不对劲?”

    正在招魂的酒井橘原发现不对劲了,“怎么有这么多野鬼出现?”

    “会不会招魂术引来的?”陈安林问道。

    “不可能啊,这招魂术我用的是死者照片招魂的,不可能招到其它鬼。”望着如日中天的黑雾,酒井橘原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好像不对劲啊,大家赶紧走。”

    “是太危险了,赶紧走。”

    陈安林对自己的佛像金身也没底,毕竟等级才是专精,不清楚面对如此多的鬼物会怎么样。

    安全起见,他也觉得先撤离比较好。

    只不过很快他发现来不及了。

    身前左右,到处都是黑雾。

    这些黑雾时不时变幻出一个个人头,有老者,有怨妇,有年轻男子,更有腐烂的人脸混迹其中。

    这些人头都是埋葬在这里的野鬼,如今被强大的邪物操控,朝这里袭击而来 。

    陈安林看的头皮发麻,‘罢了,待会只能拼了 ,希翼佛像金身能够杀出一条血路。’

    看到陈安林如此凝重的神色,酒井橘原心头也是一沉。

    “难道如此可爱的我 ,就要香消玉损了么?我还没有嫁人,我还没那个…………”

    她的心很乱,不知道怎么办。

    “杀出去。”

    一咬牙,酒井橘原拿出一张大的符灵纸。

    这是她师父给她的保命之物,当初说了,若是遇到非常危险的情况,一定要拿出这张她亲自炼制的符灵纸,用以脱身。

    “只能用这个了。”

    酒井橘原一咬牙,符灵纸扔了出去。

    陈安林原本以为这符灵纸毕竟是酒井橘原师父亲自炼制,威利肯定惊天地泣鬼神,无比吓人。

    哪知道,这符灵纸遁入野鬼群中间,一头强大野鬼直接张口一吞。

    然后,这野鬼喉咙鼓胀了一下,下一秒直接打了一个饱嗝。

    “就这?”陈安林扭头看向酒井橘原,感觉有些不对劲。

    “橘原,你是不是拿错了?”

    “不好,是这些鬼太强了 。”

    酒井橘原脸色苍白一片。

    “哈哈哈,看我不杀了你们,吞了你们,我就能变成真正的鬼王。”

    面前出现的,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巨型人影,仔细辨认的话,正是那个脸都被撞烂的青年。

    陈安林感觉压力很大,他只能拼尽全力,“佛像金身。”

    这一次,他真的是动用全部力量了。

    “哇,好刺眼。”

    酒井橘原‘哇’的一声,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哪里突然刺来的光芒,让她根本睁不开眼睛。

    正当酒井橘原着急不已,寻思着这刺眼光芒是哪里来的时候,身边的阴邪鬼物气息骤然消失。

    “咦!”

    她睁开眼 ,扫视周围。

    刚刚还庞大无比的鬼王大军,不见了!

    没错 ,就是不见了。

    这真是见了日了……

    酒井橘原突然想到一个典故,传闻,这个世界上有日神。

    他法力无穷,每次现身都如同被阳光笼罩,刺眼夺目的光芒让人根本睁不开眼。

    日神所过之处,百鬼退去,鬼王消弭 。

    陈安林这时候也有些懵。

    自己佛像金身涌出,面前的鬼就都没影了。

    连一句话都没说么 ?

    “安林桑,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是日神来了么?”酒井橘原急忙道。

    “呃……什么是日神?”

    酒井橘原讲了一下自己对日神的了解,而后继续说 :“日神很强大,是大家神社古时候的一个传说,庇佑着大家神社的神女。”

    陈安林摇着头道 :“实不相瞒,若是我所料不错,应该是我解决了这些鬼。”

    “是安林桑你?”

    “嗯呐,你不信吗?”

    看着酒井橘原一脸惊呆的样子,陈安林很无语。

    “哈哈哈,安林桑,没想到你这么幽默。”

    酒井橘原脸上挤出笑容,没错,她就是认为陈安林和她闹着玩。

    毕竟刚刚那是什么威利?阳光普照啊 ,一出手,所有鬼群退去。

    这种手法,饶是她师父都不可能有 。

    江户安林这个小和尚确实有点小本事,这个她承认 ,可是再利害,也不会比她师父还利害吧 ?

    不会吧?不会吧?

    所以她觉得,有两个可能。

    一个是刚刚师父给她的符灵纸起了效果。

    当时扔出符灵纸的时候威利还没提上来,等到了她真的面临危险的时候,那股冲天的威利上来了。

    第二个可能 ,就是她们这些神社神女的秘密了。

    搞不好就是她们神女的守护神,日神来了。

    “不信算了。”

    看酒井橘原这模样,陈安林就知道她不信了。

    他也懒得说明,目光淡然的看着面前的提示面板。

    上面显示 ,又解决了一桩事件。

    “回家吧。”

    两个人回家 ,由于今晚的事情太过诡异,酒井橘原也没心思和陈安林探讨什么 ,送陈安林回家后,自己一溜烟返回神社 。

    ………………………………

    回到神社的酒井橘原马不停蹄,朝师父房门跑去。

    “师父,师父!我回来了。”

    酒井橘原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推开了倐田步美的房间,只见倐田步美正心平气和的盘膝坐在蒲团上。

    她一手拿着一串晶莹透亮的珠子,一手拿着一个手机。

    手机还打开着,上面正播放着一部影片,仔细看的话,影片按了暂停键。

    屏幕画面中,是几个男女在海滩上,享受着日光浴。

    “橘原,为师不是和你说过好多次么,女孩子,做事要慢,动作要轻,说话要柔,你这般急急躁躁,未来如何继承我的衣钵?”

    倐田步美长叹一声,不经意的按下了手机的关机键。

    “师父,对不起,我是有急事,所以这么急 。”

    “罢了,以后记住 ,明白吗?”

    “是,师父。”

    “说吧,有什么事 。”

    倐田步美转过头,微微点头。

    “师父,你给我的符灵纸,我用了。”

    “什么,你用了,效果怎么样?”

    倐田步美心中一惊,连忙问道。

    “师父 ,你自己的符灵纸,你自己不知道吗?”酒井橘原有些奇怪。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并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邪物 ,万一符灵纸效果不行怎么办?”

    倐田步美神情忧伤,“徒儿,为师这是担心你啊。”

    酒井橘原心中一阵感动,师父真的是太好了。

    “师父,其实徒儿现在也很好奇,不知道那些邪物是你的符灵纸解决,还是日神解决。”酒井橘原说道。

    “细细说来。”

    酒井橘原点点头,把事情说了一下。

    闻言。

    倐田步美摸着下巴,心中低语:“日神…………那不是我年轻时候在轻小说上看的么?当时为了让年幼的酒井橘原勇敢一点,就和她说大家神女有日神的保护…………”

    “难道是我的符灵纸起的效果?”

    倐田步美默默点头:“想不到,我的符灵纸居然这么利害了,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师父,你在说什么?”

    “啊,没什么,橘原,日神是虚无缥缈的传说,这个你不必去深究,据为师估计,你能化险为夷,自然是靠的为师的符灵纸。”

    “我就说嘛,师父的符灵纸真是利害 ,师父 ,能再给我几张吗?我防身。”

    倐田步美微微摇头:“橘原,成大事者,当靠自己。为师不是不愿意给,而是因为,你迟早要靠自己,打出天下,令百鬼臣服,若是一直靠我,你怎么才能成长呢?怎么才能变强呢?”

    听师一席言,让酒井橘原茅塞顿开。

    “师父,徒儿知错。”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想当年,为师走南闯北,杀鬼无数,师父也没给我一张符灵纸,我就是靠着拳头,硬生生的将那些妖魔打败,所以你要学习 ,知道吗?”

    “嗯 ,师父说得对。”

    “下去吧,这几天我会抽空替你炼制符灵纸。”

    酒井橘原大喜 :“谢师父。”

    等酒井橘原离开,倐田步美皱起了眉头 :“这符灵纸这么有效??要是下次不灵怎么办?还是拖着吧……”

    摇摇头,倐田步美拿出手机,点击播放。

    顿时,手机上传来轻微的海浪声 。

    …………………………

    连续几周,陈安林发现没鬼打了。

    警方那里,大河内表示最近没案子。

    面对隔三差五打电话过来的陈安林,大河内只能好言相劝:“安林桑,你见鬼的心情我能理解 ,可是我这辖区出了名的治安好,我也没办法啊 ,你要是实在缺钱,我给你先容工作怎么样?以你的姿色,我觉得在一家牛郎店里应该能混出点名堂,那里可比你打鬼赚钱多了,怎么样 ?安林桑?”

    “那就不用了。”

    挂了电话 ,陈安林只能躺在沙发上,一脸愁容。

    一个多月了,大河内那边没事干。

    酒井橘原那边最近也没消息。

    他自己也出去调查过录影带杀人事件,可还是一无所获 。

    更无语的是,他发现他过来的年代,录影带没了,大家都用碟片了。

    “怎么搞呢?”

    “安林,你在想什么 ?”

    坐在一旁的日比美谷取来一颗葡萄,送到陈安林嘴里。

    陈安林‘吧唧吧唧’几口后道:“工作上的事。”

    “不是说了么,我养你。”

    “我想靠我自己。”

    陈安林又吃下一颗葡萄,义正言辞说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334章 午夜凶铃——日神(求订阅亲们)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最强战兵苏狂

义冢

x 龙时代小说

詹生

被养大的小龙崽圈住了

吴庆才

每天强迫和大佬谈恋爱

海族蜀黍

重生小肥婆:六零老公抱一抱

阿袋子

穿越九福晋

临高乳猪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