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踏、踏……

    脚步声从面前的大铁门传来。

    讲真,陈安林自己也不知道这鬼是被他招过来的,还是自己跑过来的。

    人影终于出现了,居然是一个保安。

    “喂,你怎么在这?”

    保安走过来喊道:“大厦里的人都下班了。”

    “我知道,我过来办点事。”陈安林淡淡回应。

    “你是哪个单位的,我和领导通报,夜里这里可不允许任何人过来,万一少了什么东西 ,我可但当不起。”

    “查案的 。”陈安林走了过去。

    “查案?我怎么没听领导说过,喂喂,别过来啊。”

    保安警告。

    陈安林看着他道:“因为你死了,所以你没听领导说过。”

    没错,面前的保安是个死人。

    根据之前得到的线索,这里除了失踪的术士酒井橘原之外 ,另外失踪有两个保安,一个上面企业工作的女职员。

    这个保安是失踪人之一。

    也许是被他招魂出来了,又也许,本身他想要害人,所以主动走出来了。

    “我死了!混蛋,你说什么呢?”

    陈安林道:“你忘记了么,你看你的脸,都烂了啊。”

    陈安林指了指电梯门,上面依稀倒影出保安腐烂的脸。

    看着电梯门上的自己,保安愣了一下,下意识的,他摸着自己的脸。

    “我…………这是我 。”

    “是啊,你已经死了,回忆一下,自己是怎么死的。”

    “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

    保安目光一凝,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脸:“怎么会,我是怎么死的?”

    “这是我来找你的目的,你想一下,自己是怎么死的?我会度化你,前往西天极乐。”

    “我……我好像,那天晚上在上班。”

    在陈安林的提醒下,保安似乎回忆起什么了。

    这也是陈安林的目的,通过告诉他实话 ,你已经死了,来唤醒他的记忆。·

    果然,这个保安回忆起了。

    这也是招魂术的妙用之一,之前失踪的酒井橘原也是使用这一招 ,还带了很多招魂用具,可惜失踪了。

    “你仔细想想,你死的那天在上班,发生了什么?”

    “我在上班,我发现上夜班的西川植树没下班,于是问他怎么回事,他当时很害怕,说在杂物室那边发现了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保安歪着头 :“是什么东西 ?”

    “他带你去了么 ?”

    “是啊,后来带我去了,大家过去,光线越来越暗,越来越暗 ,我忽然发现走在前面西川植树不见了 ,我一直在喊他,可是他不回应我,我只能打开手电筒,朝前面照过去。然后 ,我就看到西川植树就站在我面前,他背对着我,好像没什么问题,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他垫着脚走路,然后他指着面前的小房间,让我去看。”保安捂着头 ,摇头道:“我不该去看的,我不该的。”

    “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保安瞳孔睁大,布满血丝,痛苦喊道:“女人,那是一个女人。”

    “她杀你?”

    “不是,她穿着裙子 ,朝我笑 ,然后…………”

    呼呼呼……

    这时候 ,有股风吹了过来。

    保安仿佛感应到什么恐怖的东西:“来了,她来了 ,跑啊……”

    他快步朝边上的电梯跑了过去,一溜烟进入电梯底下,消失不见。

    陈安林继续使用招魂术,黑暗中,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穿着职业OL服装的女人走来。

    她跑的很快,一边跑一边朝身后看:“她来了,她来了 ,她来了,快点跑。”

    “站住。”

    陈安林拦在女人面前。

    面前的女人头发凌乱,手脚尽数摔断,骨头和肌肉都暴露在空气之中。

    但是女人仿佛没注意到,不停地逃跑着。

    这个女人,正是失踪的女职员 。

    她显然和之前保安一样,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她一直处于逃跑的过程中。

    在感应到陈安林招魂之后,她处于鬼的本能,朝这里跑了过来。

    陈安林瞬间抓住女人的手臂,正色道:“谁在追你 ?”

    “她,是她。”

    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朝身后看去。

    “别跑了 ,你身后没有人追你,知道为什么么,因为你已经死了。”

    “我死了…………”

    陈安林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刺激的女人一愣一愣。

    “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

    记忆涌来 ,女人忽然意识到什么 。

    是啊,自己已经死了。

    “说说看 ,你死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盯着陈安林的脸庞,女人颤抖的叙述着 。

    她那天下夜班,进入电梯,电梯里竟然也有一个人。

    这个人是女人,低着头 ,头发湿漉漉的,她感觉有些奇怪。

    因为这个女人 ,浑身上下居然都被浸湿。

    随着电梯关闭,里面的灯光也随之消失。

    她害怕极了,她这时候才意识到,电梯里的女人不太对劲。

    这个女人背对着她,身上衣物残破 ,身前滴落着水渍,水渍之中浸透着血红色 。

    女人在流血。

    她靠着电梯门,想要逃跑,这时候,女人转过头来了。

    “啊…………”

    她看到了,这是一个腐烂的人脸,人脸朝她笑着,扑了过来。

    叮 !

    这时候电梯门打开了,她飞奔着跑了出去。

    “我跑了很久很久…………我,我跑到什么地方了?”

    陈安林眉头一皱,看来她也忘记了很多事情 。

    鬼就是这样,分为很多种,刚刚的保安,面前的女人,其实只不过是最普通的孤魂而已。

    死于非命,甚至连自己是鬼都不知道,一直维持着以前那样逃跑,也许某一日他们会反应过来,自己早已经死了,可现在,只不过最弱的鬼而已,连记忆都没了。

    “好,那大家赶紧跑吧。”

    陈安林决定放开她,让她循着生前的逃跑路线,自己一路跟随。

    也许就能找到事发地。

    “跑,赶紧跑。”

    陈安林一边喊着,一边率先跑了出去。

    “对,赶紧跑 。”

    陈安林顺势跟着她跑着 ,眼睁睁看着她进入走廊,面前一片漆黑,越来越黑,而后,她在一间屋子面前停了下来。

    她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目光惊愣看着前方。

    “就是这屋子么?”

    陈安林记得,之前保安也说过,走到了一间黑屋子之前。

    走过去,更猛的阴气袭来。

    阴气越重,鬼物越强。

    刚刚的保安和女人,身上阴气几乎忽略不计,完全没什么危害性。

    而这里的阴气 ,很明显实力强横。

    陈安林走了过去,女人依旧颤抖着,声音带着哭腔:“呜呜呜……不要,不要……”

    “好强。”

    陈安林眉头一皱,这里的鬼物实力好像很强啊,若是打不过怎么办?

    自己的佛像金身虽然强悍,但他自己也没有底。

    毕竟上一个过来的酒井橘原据说也是个高手,她失踪在这里,自己这点实力 ,好像也难 。

    而后,陈安林看到了 。

    不大的房间里,散发着一股恶臭,一个四肢好像被细线缝起来的女人,歪着头盯着这里 。

    陈安林抬头,很快注意到天花板上散发的臭味。

    这一刻,陈安林知道失踪的人为什么找不到了。

    这里是一间杂物室,尸体都被藏在天花板上,之所以那些人没找到尸体,是因为尸体都被藏在了上面。

    鬼将味道掩盖,所以很多人找到这里,本身都被鬼迷惑,什么都没发现 。

    “为什么害人呢 。”

    陈安林说道。

    女人死死盯着陈安林,怨气迸发。

    太强了,陈安林只能催动佛力。

    “轰!”

    刹那间,女人尖叫一声 ,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身上的气息在以极其恐怖的速度消失。

    “嗯?”

    陈安林发现不对劲了,貌似自己的佛力,强大的有点出乎意料。

    之前对付其它鬼,都是一招就打跑了对方 。

    他原本以为是鬼跑了 ,可现在一看,不对劲啊。

    按照女人身上邪气消耗的速度 ,再过一会儿就能秒杀对方。

    陈安林明白了 。

    “原来之前我是秒杀了那些鬼 ,因为速度太快,所以我以为是对方跑了。”

    陈安林咂咂嘴,要知道,佛像金身这一招可没到宗师呢,就这已经有如此实力 ,有点意外了。

    没多想,既然已经制服对方,陈安林走过去,缓缓收敛佛力:“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米西米西……女鬼施主,小僧多有得罪,请不要生气,以免小僧动粗……我想你不喜欢我动粗吧?”

    女鬼缓缓站了起来,她还是识相的,毕竟害了这么多人,再傻的鬼都有了一些智商。

    “我死的…………好惨。”

    女鬼发出沙哑声,突然又变得尖锐。

    “嗯,说说吧,小僧会超度,只要你说清楚这里的事 ,小僧免费替你超度,争取让你来世投一个好人家。”

    陈安林随口道。

    “我真的死的好惨。”她抬起头,看向天花板,“我本良家,被人囚禁在这 ,受尽折磨,死后被藏在上面,我恨,我恨啊!”

    “谁杀的你?”

    “他!”

    女人看向边上的一个保安。

    这个保安,是第一个失踪的保安,西川植树 。

    “原来是他,他失踪的时间最早,原来你早已经复仇。”陈安林说道。

    现在一切都明白了。

    西川植树在这里上班做保安十多年了,这个住处一直是他的宿舍,平日里没人会过来。

    他胆子越来越大,猥琐的他盯上了一个中年妇女,把她囚禁在这。

    而后,女人终究是死了。

    为了不让人发现 ,保安将女人分尸了,藏在天花板上,估计放的时候肯定是做了特殊处理 ,味道不会散发。

    虽然说这种事不会案发,但西川植树自己都没想到,大厦地下室阴气太重,再加上女人死的时候怨气冲天 ,于是自然而然的,形成了怨灵。

    “那你为什么继续杀人?”陈安林问道:“你已经报仇,无需继续杀人,不是么?”

    “因为…………因为……”

    女人眼神忽然闪烁起来。

    因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杀了人之后,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我死得惨,那就要把你们也都杀了 ,让你们尝尝藏在这里的滋味。

    “呜呜呜……”

    “呜呜呜……”

    这时候,天花板上传来轻微的响声。

    “嗯?还有活人?”

    陈安林心中一动。

    面前的怨灵面色立马阴冷,不过有了一丝智力的她并没有马上杀过来,她想要伺机而动。

    只是她低估了陈安林的佛力。

    陈安林快速走过来 ,其实他也没什么坏心,单纯的是快点过来救人。

    但一过来,佛力充实不大的屋子 。

    和之前对付怨灵一样 ,面前的怨灵什么都没说,就消散于无形。

    隐隐约约的陈安林好像听到:“骚的麻…………”

    “咦,又没了。”

    走进来一看,陈安林突然一拍额头,“不会又不小心把她秒了吧?算了 ,救人要紧。”

    声音就是从天花板上传来,陈安林瞅了瞅四周。

    刚刚这里黑不溜秋的,他什么都没看到。

    此刻打开手电筒,他看到了,地上摆放着一大堆法器。

    比如又长又粗的红色蜡烛,大铃铛,上面涂了什么东西的好几枚飞镖。

    “难道是酒井橘原的?”

    陈安林想到了那个女人 。

    毕竟这些东西一看就是法器,也只有那个女人才会有这些东西。

    这时候,陈安林注意到地上还有一把武士刀。

    “岛国人除妖用飞镖和武士刀的呀?”

    顺手捡起武士刀 ,刀质地轻盈,属于女款武士刀。

    “噗!”

    顺手斩去 ,天花板被划拉开一条大缝,里面的‘呜咽’声更大了。

    “还挺锋利的。”

    陈安林循着声音,搬来边上椅子,踩在上面爬上天花板,很快便看到一个虚弱的女人看着这里。

    女人并没有被束缚,浑身漆黑,看模样虚弱的都不成样子 。

    “救……救……”

    “莫慌。”

    陈安林应了一声 ,爬上天花板,将女人拖过来后 ,公主抱将她扶到边上地铺。

    “你就是大河内队长说的酒井橘原?你怎么虚弱成这个样子 ?”

    陈安林问道。

    “那鬼呢?”酒井橘原没回话,而是紧张的看着四周。

    “阿弥陀佛,小僧已经把那鬼物度化。”陈安林颔首说道。

    “什么,那么强的邪物被你解决了?”酒井橘原震惊看向陈安林。

    她这时候才看到了陈安林的脸。

    然后她就看到一个眉清目秀,目光圆润,穿着干净朴素衣服的少年…………

    与此同时,她也感受到陈安林身上传递而来的一股若有若无暖意。

    “好暖的男生。”

    酒井橘原心中惊呼,这就是上天派来的,来救她的英雄么?

    所得嘶内!

    “那邪物被人害死,生前遭遇折磨,所以才会怨念冲天,小僧和她讲了很久道理,才把她度化,善哉善哉。”

    “嗯嗯嗯。”

    “女施主可以走了吗?”

    “嗯嗯嗯,你叫我橘原就行了 。”酒井橘原说道。

    “那走吧,不过小僧很奇怪,你为何虚弱成这样 ?”

    这一点陈安林很奇怪,酒井橘原又没有被五花大绑,怎么突然说不了话了?更动不了了。

    酒井橘原说明:“因为我被吸干了阳气 。”

    “小和尚,你这么利害 ,难道不知道阳气没了,比生病还痛苦?”

    “好像是…………”

    陈安林没接触过这些,以前对付鬼怪,都是大开大合战斗,所以不了解。

    “呃,出去再说吧,如今那个怨灵已经被你度化,我出去晒会太阳就好了。”

    “好的 。”

    陈安林搀扶着酒井橘原出去。

    早已经等候多时的大河内焦急不已 ,不过在看到陈安林和酒井橘原之后,激动的跑了出来。

    “橘原桑,你没死,哈哈哈,太好了 ,橘原桑,我就说嘛,你乃术士 ,这么利害,怎么会那么容易死。”

    酒井橘原扯了扯嘴,她当然不能说,要不是陈安林及时过来,她真的就见不到外面的……月亮了。

    “大河内队长,先送她去医院吧,她身上阳气被吸得差不多了。”

    陈安林提醒。

    “好的好的,橘原桑,不知道怎么给你补充阳气?”

    “我休息一晚上即可。”

    送酒井橘原去医院后,陈安林和大河内讲述了大厦失踪事件始末。

    知道了事情真相,大河内感慨一声:“原来是这样,可恨啊,没有把杀人者绳之于法,哎…………”

    弄好后,已经是深夜12点了。

    送陈安林回到家,大河内爽快的给出了劳务费。

    “安林君,很感谢你的帮助 ,这个请务必收下。”

    “嗯。”陈安林不客气接下 ,说道:“大河内队长,以后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你也看到了,女孩子干降妖除魔那种活,实在是不行,太危险。”

    大河内也深有同感,经过这次的事情,他也觉得安林君要利害一些。

    “而且实不相瞒,队长,我缺钱。”

    一句话,大河内了解了 ,他呵呵笑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我理解,我理解,以后我会找你的。”

    “谢谢。”

    陈安林告别了这里,回到家。

    家里还有一大堆女装没处理掉 ,他准备早点扔掉,只是一进屋 ,他震惊了,一堆衣服不知被谁拿了出来,整齐的叠放在床铺上。

    “谁来过我屋子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329章 大厦失踪事件始末(感谢道行僧的舵主打赏)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漫灵

许燕春

重生小肥婆:六零老公抱一抱

空无一物

十大系统小说排行榜

李侑菲

鬼吹灯2小说

拉成

昊明

逝风无得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