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完了自己故事,倐田步美依旧唏嘘不已,回忆着以前的点点滴滴 ,心情悲伤。

    倐田步美岔开话题,问道:“那个小和尚开光怎么样?”

    “他叫江户安林 ,挺搞笑的,明明降妖除魔这么利害 ,师父你肯定想不到,他连开光都不会呢。”

    “什么,连开光都不会,他到底是不是正宗佛门?”

    “师父,难道只有是佛门正宗弟子 ,才会开光吗?”

    “当然,不过也有例外,我也不知道他是哪个佛门。”

    倐田步美摇了摇头,并未多想。

    “师父 ,他还说,这几天邀请我一起探讨如何开光呢。”

    倐田步美呵呵笑道:“那就去呗,反正这开光术极难修炼,你我师徒二人天赋这么好,都用了这么长时间才修炼完毕,那小子只是看你开光,肯定学不会,所以不用担心他学了大家门派开光之法。”

    “师父说得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

    …………………………

    “叮铃铃!”

    大清早的,陈安林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

    直觉告诉他 ,应该是酒井橘原打电话过来了。

    不过接了电话,发现并不是,而是昨天见过的按摩酒吧老板娘,高井慧子。

    “安林桑 ,醒了么?”高井慧子笑着打招呼 。

    陈安林看了看时间,确实挺晚了,昨天练习超度时间太久,都睡过头了。

    “嗯,醒了,慧子小姐有什么事?”

    “我的店最近不营业,搞装修呢,你会看风水嘛?可以帮忙过来看看,姐姐给你劳务费的。”

    陈安林搞这个 ,又不是真的为了赚钱,而是为了任务罢了。

    所以自然是直接拒绝:“看风水不会啊。”

    “这样啊 。”

    “嗯,慧子小姐要是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倒是可以联系我。”

    “啊,那也太吓人了,姐姐我可不敢再遇到那种事。”

    “以后身边有谁遇到这种事,可以联系我。”

    “那好吧。”高井慧子有些小失落 ,本来她还想着让陈安林过去,然后两个人了解一下的 。

    于是,高井慧子只能鼓起勇气问道:“安林桑,你想努力吗?”

    陈安林:“慧子小姐 ,你的意思是?”

    “我店里缺人 ,你可以过来上班,你不用再东奔西跑,做这么危险的工作了。”

    陈安林心中感慨,高井慧子小姐还真是关心他啊,真是很温柔呢。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什么比做任务更香了。

    “不好意思慧子小姐,我喜欢打鬼。”

    “那好吧 。”

    “嗯,再见。”

    挂了电话,陈安林起床收拾东西。

    弄好后洗漱。

    看着镜子中自己白皙的脸庞,他摸了摸脸:“怪不得遇到的女孩子都喜欢找我玩,原来如此,真是做孽啊 。”

    正打算下楼吃点东西,这时候,房东日比美谷进来了。

    嗯,自从日比美谷成了未亡人之后,她好像对直接进陈安林屋子没那么避讳了 。

    昨天晚上陈安林还发现自己的衣裤都被洗的干干净净的,上面还飘散着一股淡淡的幽香。

    这股味道和日比美谷身上的味道很相似。

    反正屋里也没什么东西值钱的 ,对于日比美谷进他屋子,陈安林倒也无所谓。

    毕竟人家是未亡人啊,记得以前看影片,未亡人都很可怜的,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美谷小姐,早啊。”

    “嗯,安林桑,我也刚刚起来。”日比美谷状态看起来不怎么好,眼圈红红的,好似刚刚哭过 。

    “美谷小姐,你不开心吗?”陈安林问道。

    “没没,没有,我只是想到我那可怜的丈夫,我就…………”

    日比美谷一下子伤心了起来,悄然擦拭了一下眼角泪水。

    哎,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啊。

    陈安林正准备安慰几句。

    哪知道,日比美谷娇躯一软,趴在了他的肩膀哭泣 :“我现在一回到自己的住所,我就伤心,难过,呜呜呜…………”

    “这…………”

    “安林桑,你说,是不是我克死了我的丈夫?我听了那些邻居说悄悄话,说是我克死的丈夫 。”

    “阿弥陀佛。美谷小姐别乱想,我是学佛的,佛说 ,谣言止于智者。这些话都是愚者所言,不必理会,你要积极面对生活,做一些自己爱做的事情,逐渐的,你就会发现,世间还是那么多美好。”

    陈安林淡然说道,顺带一股佛法直接甩了过去,好平息日比美谷的悲意 。

    “佛说过这些话吗?”

    陈安林也不知道佛有没有说过这些话,但能劝人就对了,于是用力点头:“自然是说过的。”

    “嗯 ,你说的真有道理,这样吧,我觉得晚上还是睡在你这里,你觉得怎么样?”

    这是真的不方便啊!

    陈安林心头无奈,他也知道,日比美谷是胆子小,不敢睡到自己家里,所以才会对他这么说。

    可是,自己每天晚上都要练习什么的,真的不方便。

    “安林桑,你不乐意么?顶多,我以后不要你房租了 ,这还不行么?”

    “这不是房租的事。”

    陈安林摇了摇头 ,如今他身上并不缺钱 ,所以无所谓。

    “那你是…………”

    “我怕别人会说闲话。”

    “你是我租客,我过来很正常,再说了,这楼层只有咱们,别人又不知道。”

    日比美谷风情万种的看了陈安林一眼。

    “那……好吧,不过我这里需要收拾一下。”

    如今,陈安林只能拖延时间。

    “嗯嗯,待会我帮你收拾,对了,最近我看你天天出门,你去忙什么呀?找到工作了么?没找到的话,我有个朋友那里有一个挺轻松的工作,你要是想要,我可以先容你进去。”

    不得不说,日比美谷小姐不但漂亮温柔善良 ,而且很会为人着想。

    陈安林对她印象不错,这样好的女人,现在可不多见了啊,也就只能在日本的影片里看到了。

    正聊着,门铃响起。

    “咦,来人了呢,安林桑,是你朋友来了么?”

    日比美谷含着微笑去开门。

    来人正是酒井橘原,她今天的穿着要比昨天更亮眼一点,通红的短裙时尚衣服,露着两条雪白长腿。

    和日比美谷站在一起,两个人身高倒是差不多,各有千秋。

    两个女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一愣。

    日比美谷随后看了一眼酒井橘原心口处,顿时表情一松,情不自禁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膛 。

    酒井橘原发现这一点,眼睛都差点晃晕。

    这个女人,怎么就穿着低胸睡衣来安林桑家里来了,他们是什么关系?

    看着日比美谷傲人的地方,酒井橘原如临大敌,这可是两个敌人啊,自己的两个一个都打不过。

    太气人了。

    瞬息之间,酒井橘原倒也发现了自己的优点,那就是她的腿长,自己今天特意穿了短裙 ,果然没白穿,替自己长脸了。

    “橘原桑,你来了啊。”陈安林笑着打招呼:“我刚刚起床呢。”

    “是啊,大家都刚刚起床呢。”

    日比美谷甩了甩自己染过的黄色头发,微笑说道。

    酒井橘原嘴角微撇,嘴上道:“这样啊 ,我是想着,今天咱们不是要出去嘛,就早点来咯。”

    “出去?去哪?”陈安林摸不着头脑。

    “咳咳,开光啊,咱们顺便以前逛逛。”酒井橘原露出了笑容,朝日比美谷看了过去。

    “我有车,要不要送你们?”日比美谷道。

    酒井橘原笑道:“我也有呢,不必了小姐,对了,这位小姐怎么在安林桑家里?”

    陈安林回应:“美谷小姐是我的房东,最近她丈夫去世了。”

    “哦,这样 。”

    酒井橘原松了一口气,未亡人啊,那就没事了,亏她刚刚还把日比美谷当成了敌人。

    “哎,我丈夫突然暴毙,我一个人在家太难受 ,也太害怕,就过来找安林桑聊聊天 。”

    酒井橘原顺手拿出了自己的符灵。

    这是一张被黄纸折叠成方块的符灵,递了过去之后,说道:“美谷小姐,这个你收着。”

    “这是…………”

    “我是花里觅神社的神女,这是我特意炼制的符灵,开过光的,你佩戴之后,能够帮你驱邪,很有用的。”

    日比美谷接了符灵,点头道 :“原来是神社的神女。”

    “嗯,那我和安林先走了 。”

    和陈安林出来后,陈安林去路边吃了一碗拉面,吃饭的时候,酒井橘原提醒道:“安林桑,你要是想学开光的话,心可不能乱。”

    “不能乱嘛?比如呢?”

    “就比如,乱七八糟的女子不能带进家里的。”

    “哦。”

    陈安林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知道了 ,待会大家怎么去开光?”

    “这里就可以啊。”酒井橘原看了看这个包厢,笑道:“这里又没其他人,我带了一些符灵纸,你吃好后我就可以了 。”

    “嗯。”

    陈安林喝了点汤,觉得酒井橘原这个女搜查官人真的不错。

    要是换做其他人,一定没空陪他弄这些吧 ?

    自己这次的任务运气真的很不错,认识了这么多好人。

    吃饱喝足后,酒井橘原开始演示开光 。

    “橘原,为什么一定要用符灵纸开光?”

    对于这一点,陈安林很奇怪。

    “很简单啊,因为符灵纸材料特殊,是最容易被灌注法力的材料,一般一个符灵纸,能让法力维持百年左右呢。”

    “原来如此 。”

    陈安林感慨酒井橘原虽然年轻,但没想到对这些还挺了解的。

    不愧是神女,就是不一般。

    “好了,你看着吧。”

    酒井橘原开始为符灵纸灌注法力。

    这是要开光了,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就是一手拿着符灵纸,另一手点着符灵纸。

    也不见她默念什么咒语,只是平静的输送着力量。

    ‘看起来还挺简单的。’

    陈安林看了暗暗惊讶。

    在发动了模拟学习之后,他清晰发现,一股看不见的力量,被他看到了 。

    这就是法力。

    从酒井橘原的腹中涌出。

    而后,源源不断,输送她左手食指,再由食指朝着符灵纸灌入。

    原本普通的符灵纸在被灌入了法力之后,符灵纸微微颤动了起来。

    陈安林大开眼界。

    他能够微微感知,这个符灵纸已经产生了法力。

    强大的邪祟也许对付不了 ,但是能够对付一些日游鬼。

    所谓的日游鬼,差不多算是这个世界上最弱的鬼了,给人的伤害仅仅就是让人觉得有些阴凉而已,连显行都非常困难。

    酒井橘原开光的手段显然很熟练了。

    可也仅仅是维持这么一点。

    之后,她体内虽然还空有一身法力 ,但根本维持不了不在破坏符灵纸的情况下,继续灌入法力。

    所以她很聪明的收工了,她有自知之明,知道再继续下去这符灵纸就要废了。

    “开光好了 。”酒井橘原朝陈安林笑道,“拿着这符灵纸,感受一下吧。”

    陈安林捡了起来,看似观察,其实在酒井橘原开光的时候,他就已经研究的很透彻了。

    不止如此 。

    他甚至对自己的模拟学习技能也有了新的认识。

    模拟学习不仅仅可以模拟学习,而且能观物。

    比如在灌入法力的时候,他就看到了符灵纸内部的法力薄弱之处,以及数量。

    打个比方就是,符灵纸是一个瓶子,法力是水,将水均匀的灌入瓶子,就是完成开光的过程。

    “怎么样?”酒井橘原见陈安林不说话,于是询问。

    “嗯,很利害。”陈安林还能说什么呢,当然是夸她利害了。

    酒井橘原笑道:“开光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诚心,心诚则灵。可惜,我一直很诚心的,不知道为何开光不太行。”

    陈安林思索着酒井橘原的话。

    他倒是觉得她说的话不正确。

    很简单,开光这种纯粹就是属于技术活,可虚无缥缈的什么心诚则灵根本无关。

    所谓的‘心诚’,陈安林猜测,指的应该是开光过程中把心态放平和。

    因为法力毕竟不是水,符灵纸毕竟也不像瓶子那般坚固。

    法力灌入,需要均匀洒在符灵纸上。

    这就需要平和的心态 。

    以前很多大师教导徒弟,开光过程心诚,其实应该就是放平心态。

    而后,在灌入法力的过程中,起到稳定的作用。

    可惜,酒井橘原本身就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她怎么会放平心态 。

    也因此,她的开光手段一直不高明。

    “安林桑,不知道你看会了没有呢?”

    酒井橘原抿了一口一旁的茶水,微笑问道。

    “懂了一点点。”

    “嗯,这个东西确实挺难的,我也很想教你啊 ,只可惜,这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呢。”

    “嗯,确实如此。”

    想了想,陈安林问道:“那么,这个开光术能不能开光其它东西?”

    “其他东西 ?你指的是…………”

    “比如我面前的桌子椅子,甚至筷子,碗之类的东西。”

    酒井橘原直接笑了:“你倒是和我小时候想的东西一模一样呢,实话说吧,理论上,这些东西都是能开光呢。”

    “哦?”

    陈安林来了兴趣。

    若是这些东西都能开光,那好处就大了 。

    比如普普通通的一双筷子,一只盛饭用的碗。

    那么开光之后,会不会使得这些东西都变得不一样。

    更坚固,盛出的饭菜更香 ?

    这个是极有可能的。

    酒井橘原继续道:“当然了,这是理论上,可实际上,根本不可能。”

    “为何?”

    “第一,材料原因。越是好的材料,存储的法力越多,效果越好。就比如古代吧,为什么金佛像,就是鬼王见了就要躲?不是因为佛像多利害 ,而是因为金子多。可金子太贵,自然不可能普及 ,到后世,镀金的法器都已经算是顶级的法器 。”

    “因此那时候,基本上用铜制武器较多,另外就是桃木 ,玉石,这几样东西最是耐用,放很久都不会腐烂。”

    “第二,自然就是这些东西存储的法力较多,效果好。”

    “除了这两样,什么碗筷,普通木头制作的桌椅,根本无法灌入多少灵力,比符灵纸还不如。”

    “因此那时候师父说了,不能开光,强行开光都没用,浪费时间而已。”

    陈安林听了 ,对此极为了解。

    “原来如此。”

    酒井橘原笑着又拿出一些符灵纸 。

    “嗯啊 ,所以说,你安安心心就用我的符灵纸练习吧,我给你带了不少,送你了。”

    “谢了 。”

    陈安林没有推辞,这些符灵纸特殊纸张制成,外面可不好买。

    紧接着 ,酒井橘原又演示了一些如何开光。

    陈安林暗暗记下。

    聊了一会儿后,酒井橘原去上厕所了。

    趁着这个功夫,陈安林拿起了符灵纸,尝试着催动佛力。

    所谓的佛力,其实也是法力一种,同源同种,只不过引导的过程不一样而已。

    但力量的质量其实一样。

    陈安林催动佛力,灌入符灵纸。

    他和酒井橘原胡乱灌入不一样。

    他了解了符灵纸内部一切,能够看到能力结构以及流动过程,所以非常方便。

    也就是五分钟,强大的力量灌入了符灵纸。

    “居然如此简单。”

    陈安林震惊了。

    他本以为自己肯定要像学习超度术一样 ,学习很久的 。

    这时候,酒井橘原进来了,陈安林将符灵纸收起。

    中午左右的时候,警视厅那边打来电话,按摩酒吧那边的‘血腥玛丽’招魂杀人事件,终于有眉目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333章 午夜凶铃——你想努力吗?(开工大吉)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杀戮沸腾

心麋鹿

阴夫凶猛

巴尔特尔

一路烦花大神你人设崩了

吴亚梅

清穿四爷日常

林海听涛

替嫁新娘婚后宠上天

决绝

嫡女策

黄炼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