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后。

    日比美谷开始翻找晴川的遗物,果然,在遗物里面找到了一盒录像带。

    “就是这个,看了这盒录像带的人 ,7天后就会被鬼索命。”

    干瘦青年惊恐的望着这盒录像带,说话都有些打结了。

    陈安林微微点头,“7天么,这么看来,今夜鬼就会找你。”

    “是啊,所以,把录像带传下去吧,只有这样才能活命。”

    “传下去的话还要等7天,鬼才会来,太麻烦,这样吧,晚上你就在我家,我护着你 。”陈安林很快想到了应对之法。

    贞子既然要来,那就让她来吧。

    不过以自己的佛力,对付贞子恐怕有些吃力。

    陈安林思索着,所以必须要找帮手。

    他认识的能抓鬼的,只有酒井橘原一个人,酒井橘原实力太弱,恐怕不行。

    “看来得让酒井橘原的师父过来了。”

    打定主意,陈安林就给酒井橘原打去电话。

    得知死亡录像带的事情之后,酒井橘原也被震惊了一把:“什么,看过录像带的人,7天后会死 !”

    酒井橘原面色一沉,“我知道了,没想到那个鬼这么利害,连安林桑都对付不了,看来只能请我师父出马了,不过…………”

    “不过什么?”

    “我师父收山了,正常情况下不会出马。”

    “那不正常的情况下呢 ?”陈安林问道。

    “恐怕得加钱。”

    陈安林:“???”

    “当然了 ,安林桑你人这么好 ,我好几次在师父面前说起过你,我相信她老人家一定会善解人意的 。”

    “那好 ,麻烦橘原桑了。”陈安林慎重道谢,感慨酒井橘原人还是不错的。

    知道他兜里没什么钱,所以主动帮忙当说客,这样的好女孩现在不多了吧?

    挂了电话,陈安林把事情说了一下。

    听到有神社神女出手帮忙之后,干瘦青年松了一口气。

    “那我,就只能试试了。”

    “嗯,试试吧。”陈安林拍拍他肩膀。

    …………………………

    另一边,酒井橘原挂了电话,寻思着怎么和师父说 。

    记事起,师父就不怎么出门了。

    就算出门 ,师父也是和她的一群姐妹去聚会 。

    因为师父说 ,她俗心已斩,对尘世间的恩恩怨怨已经不再关注。

    现在的她只是潜心修炼,一心寻求那无上大道 。

    至于和小姐妹们聚会,那只不过是修炼过程中的一丝点缀罢了,算不得什么。

    酒井橘原深信不疑。

    这次请师父出山,她知道很困难 。

    她记得以前有一次一个人请师父出马,对付的是一只很强大的怨灵。

    师父当时说,对付这种怨灵,得加钱,加不少,开出了天价。

    最终那个人还是出不起这个价格,只能去寻求其它神社的人。

    “这样看来,我只能把怨灵说的弱小一点,这样师父就不会加钱。”

    “可是弱小怨灵的话 ,师父肯定让我过去。”

    想了想,酒井橘原眼睛一亮:“我就说我经痛,不能干活。”

    “我真是个小机灵鬼。”

    于是,酒井橘原当即去找师父。

    “师父,师父,师父,不好啦……”

    “橘原,为师从你的脚步声中,看得出,你应该遇到大事了。”倐田步美淡淡说着,语气轻柔,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啊!师父果然是高人,仅仅从我的脚步声中就能看出我遇到大事。’

    酒井橘原心头震惊,过来回应道 :“师父神机妙算 ,被师父说对了,徒儿确实遇到了大事。”

    “说吧,需要为师如何为你解惑?”

    酒井橘原低着头,恭敬的把事情说了一下。

    当然了 ,杀人录像带事件的危险性,被她说的时候,危险性低了好几个层次。

    “这个鬼很弱的,就是老是骚扰人,还都是深夜骚扰人,所以需要除掉。”

    “哦,那你为何不去 ?徒儿,你是不是最近懈怠了 ?”倐田步美淡淡说道。

    “当然不是了。”酒井橘原义正言辞 :“徒儿只是有难言之隐罢了。”

    “说说看。”

    酒井橘原道:“就是最近身体不舒服…………”

    “哦,原来如此 。”看酒井橘原模样,倐田步美微微一笑,徒儿这是长大了呀。

    她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

    那时候的自己 ,也是亭亭玉立,偏偏玉仙。

    “师父,那就麻烦你老人家亲自去对付那怨灵吧?”酒井橘原劝说道:“毕竟今天已经第7天了,若是再不过去,恐怕那个人就要死了。”

    “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为师自然要去。”

    倐田步美想到自己这阵子开光了不少符灵纸。

    按照上次酒井橘原对付鬼王的说法,那符灵纸强的一匹。

    自己的开光术虽然偶尔不灵光 ,但自己拿出一大堆 ,总归是有机会的吧 ?

    如此一想,倐田步美信心十足,当即起身询问:“徒儿,钱谈好没有?”

    “谈好了,需要加钱吗?”酒井橘原问道。

    “安妮所说,那怨灵只不过是扰人清净的初级怨灵罢了,算不得什么,就不用加钱了,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说完,倐田步美走了出去。

    外面的阳光洒在她身上。

    酒井橘原都看呆了 。

    (正道的光,洒在了大地上…………)

    ………………

    陈安林这边,他接到了酒井橘原的短信。

    她师父出马了。

    “坦荡,想来橘原桑的师父必定是个热心肠的得道高人。”

    陈安林暗暗赞叹。

    傍晚的时候,陈安林终于看到倐田步美了。

    倐田步美从酒井橘原的车上一下来,陈安林眉头一挑。

    来人穿着一袭白衣,气质盎然 ,头戴着一定晚礼服帽,此人正是酒井橘原的师父,倐田步美。

    嗯,和一个女演员侥幸同名。

    听说,倐田步美有四十多岁了。

    这么大岁数,还保养的这么好,着实让人吃惊不小。

    ‘也许这就是高人吧。’

    陈安林暗暗想着,走过去后,酒井橘原打招呼道:“安林桑。”

    “嗯,橘原,好久不见,这位就是你师父吧?师父好。”

    “嗯 。”倐田步美暗暗点头,这个小年轻脸长得倒是不错 。

    也难怪自己宝贝徒儿一提到他眼睛就好像200W灯泡似的发亮。

    “请吧,先去我屋里休息一会儿。”陈安林说道 。

    “嗯,走吧。”

    倐田步美和酒井橘原在陈安林的带领下,朝楼上走去。

    上楼后,陈安林道:“师父,橘原把事情经过和你说了吧?”

    “自然是说了,这种怨灵死在我手上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算不得什么。”

    “利害啊!”陈安林眼睛一亮 ,没有以前也有八百。

    这可是贞子啊。

    陈安林肃然起敬起来。

    随后,倐田步美朝干瘦男子看去:“你放心,晚上你安心待在这里,等鬼来了,我一道符灵纸扔过去便是。”

    “谢谢大师,谢谢。”干瘦男子连连道谢。

    终于入夜了。

    为了给贞子行个方便,酒井橘原和日比美谷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干瘦男子,陈安林以及倐田步美。

    倐田步美自从进屋后,就一直坐在沙发上,不动如山。

    干瘦男子则是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焦虑不安 。

    陈安林则是暗暗盘算,在倐田步美在对付贞子的时候,自己及时出手,解决贞子。

    深夜来临。

    陈安林让干瘦男子在里屋休息,毕竟单独一个人的时候,最容易将贞子吸引过来。

    计划开始进行。

    足足等到了凌晨2点,贞子居然还没出现。

    陈安林看了一眼倐田步美,都已经睡着了。

    干瘦男子更是躺床上打起了呼噜,显然是累坏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倐田步美太利害,还没出手呢,就把贞子震慑退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终于到了清晨 。

    贞子终究是没有过来。

    “我没事 ,今天已经第八天了,哈哈哈,我破除了诅咒,哈哈哈!”

    干瘦青年兴奋无比。

    “不对劲啊!”

    陈安林嘀咕着,贞子的诅咒可不是这么容易破除的,起码要现身才是。

    “难道说 ,有其他人看了录像带?”

    陈安林看向干瘦青年 :“这录像带还有谁看过 ?”

    “没人看过了。”干瘦青年连忙摇头。

    陈安林拿起录像带,这时候,干瘦青年心中一动,走了过来。

    “不对劲啊。”干瘦青年接过录像带:“我记得那盘录像带很旧的 ,这个看起来很好啊。”

    陈安林干脆走到电视边上,将录像带放入 。

    顿时,电视里传来了‘嗯嗯啊啊’,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陈安林第一时间关了电视,无奈道:“这不是那盘杀人录像带。”

    “拿错了?那录像带在哪里?”

    干瘦青年一下子慌了。

    酒井橘原这时候也进来了,知道事情经过之后,她皱眉道:“一般死者的遗物普通人都接触不到,只有警察。”

    “我想起来了,我和警察说过录像带的事 ,后来他把录像带还给我了,会不会当时掉包了。”日比美谷说道。

    “估计是了,走,去警局,要录像带。”陈安林说道。

    倐田步美叹了一口气:“你们去吧,记住,不要着急。”

    前往警局的路上,陈安林分析了一下。

    贞子没有找来,并不是因为诅咒被破除。

    而是因为诅咒转移了,陈安林估计,是那个拿走录像带的警察看了,诅咒转移到他那里去了。

    到了警局,经过日比美谷的交涉,得知拿走录像带的是大河内队长的一个手下。

    据他所说,自己确实看了录像带 ,但是觉得所谓的闹鬼什么的,根本不可能。

    之后把录像带放在一堆查到的盗版录像带一块,还回来的时候可能拿错了。

    好在认识大河内 ,经过寻找,终于找到了那盘杀人录像带。

    “罢了,与其让别人引贞子,还是我自己来吧。”

    陈安林决定自己来看这盘录像带,免得再浪费时间。

    入夜,陈安林一个人在屋里 ,打开了录像带。

    屏幕中出现画面,播放的内容果然和影片里播放的一样 。

    先是一个长发女人平静的梳头 ,画面一阵闪烁,出现了古井。

    最后,一个苍白没有血色的手从古井中伸出。

    贞子出来了。

    “怪不得日比美谷额头上阴气密布,贞子的怨气果然强大,光是看这盘录像带,就已经感受到那股怨气了 。”

    陈安林摸了摸自己额头,自己似乎已经被标记了。

    这就是贞子的杀人方式,看过录像带之后,贞子就会对自己标记,7天后找来。

    “好了,就等贞子上门了。”

    陈安林美滋滋的休息去了。

    连续7天,陈安林该吃吃,该喝喝,过的很滋润 。

    终于到了第7天,陈安林清晰感受到自己额头上的阴影越来越重。

    这种阴影普通人自然是看不到的。

    隐隐之间,陈安林感觉贞子也许就躲藏在暗处,盯着自己 。

    “倐田步美师父,那么今天晚上的捉鬼行动,就拜托你了。”

    和上次的计划一样,陈安林请来了倐田步美。

    倐田步美微笑着点头,紧紧地握住陈安林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不算什么,你要是害怕的话,可以离我近点。”

    “多谢。”

    陈安林心头感慨,倐田步美师父人真是好啊。

    入夜了,外面漆黑一片。

    和上一次一样,倐田步美坐在沙发上,安静等候。

    陈安林坐在里屋,他打开了电视,无聊的看着一些电视剧。

    一般来说,贞子过来的时候都是从电视里爬出来的。

    就在陈安林昏昏欲睡的时候,电视机闪了闪 。

    “来了么?”

    陈安林神色一震,一下子激动起来。

    传闻,贞子很好看的…………

    呸 ,都什么时候了,我居然还想着这?

    陈安林不禁自责起来,难道自己也堕落了么?真是不应该啊。

    滋滋滋,滋滋滋……

    电视画面一闪,出现了一口古井。

    随后,一个白衣人影,缓缓从古井之中爬出。

    白衣人影离电视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贞子过来了。

    恐怖如斯。

    陈安林感觉压力很大。

    之前对付的鬼怪很多,什么鬼娃娃花子 ,人面犬之流。

    但那些都是在小范围流传的诡异。

    而贞子,在国际上都是赫赫有名。

    外国不知道多少导演翻拍过贞子这一角色。

    这说明了什么?

    贞子很强大,很恐怖,所以陈安林才会担心自己打不过,于是请来了倐田步美 。

    “步美师父。”陈安林喊道 :“她来了。”

    “来了么。”

    倐田步美神色淡定,毕竟好徒儿都说了,这是个只会扰民的小怨灵罢了,算不了什么。

    于是,她睁开眼睛,朝陈安林房间看来。

    这一看,她心中咯噔一下,发现不对劲了。

    怎么这屋里的怨气,这么重?

    不能怪她现在才感应出来,实际上她的实力恐怕都不如酒井橘原。

    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不主动去打鬼的原因。

    不是她不愿意打,而是因为,酒井橘原都对付不了的鬼怪 ,她拿什么去对付啊?

    一时间 ,倐田步美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贞子终于出来了。

    她四肢着地,死死盯着陈安林这边。

    看到贞子的模样,倐田步美更慌了。

    这分明就是一头比鬼王更强的怨灵,而且这只鬼的身上,还有一股匪夷所思的力量。

    这根本不是她能够对付的。

    完了完了,这次我要死在这里了 。

    倐田步美心很乱,心中不停盘算着。

    我待会扔出符灵纸,然后大喊一声,灭!

    之后,我就我就…………妈呀 ,感觉这个办法不太可能啊。

    “呃…………”

    贞子终于发声了,凛冽的声音让倐田步美如坠冰窖,而后,她白眼一翻,竟然直接被吓晕过去了 。

    “就这?”看到这一幕的陈安林有些懵。

    “步美大师这是被吓晕了么?不是说高人,很利害的么 ?”

    陈安林感觉有点坑。

    ‘罢了,只能靠自己了。’

    看着不停逼近的贞子,陈安林果断使用佛像金身。

    这一使用,陈安林发现不对劲了,贞子好像很害怕似的,猛然后退 。

    有用 ?

    这一刻,陈安林意识到这一招恐怕比他想象的要强很多。

    回忆之前对付鬼王的那一幕,陈安林心念一动,这佛像金身,貌似对付鬼怪 ,真的是无敌啊!

    贞子的发丝后面,她所透露出来的眼睛竟然带着一丝惊恐,似乎很害怕陈安林的佛像金身。

    陈安林笑了,“别跑啊,你不是找我么?”

    贞子哪敢回话,她恨不得马上回到电视机。

    因为陈安林身上的佛光让她非常难受,她想要跑远点。

    于是,她连忙回头。

    但很快,贞子愣住了 ,电视机被陈安林一脚踹烂,屏幕全部碎了。

    “呵呵呵,贞子,你老实一点的话,也许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否则…………”

    看着陈安林的眼神,贞子一阵莫名的害怕。

    好邪恶啊,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

    贞子爬到电视前,感觉无路可退,陈安林就站在她的身后,一把提着贞子的肩膀起来。

    “柔弱无骨,好轻的份量。”

    陈安林默默点头,捏住了贞子的下巴,将她抬起。

    发丝垂落脑后,看到贞子的容颜之后,陈安林惊呆了。

    这也太漂亮了。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338章 午夜凶铃——师父是高人(求订阅)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楚枫穆晚晴小说

亚西尔·阿拉法特

楚非离和上官流月小说

周晓晴

他从地狱来

莫纪宏

如果岁月可回头小说

木屐

重生小肥婆:六零老公抱一抱

蒋安全

兰陵王妃小说杨千紫

猜·普拉巴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